第二百八八章:别了栎阳,秦主咸阳(一)
作者:荷樵      更新:2020-08-13 06:29      字数:205
  翌日

  正值天色微蒙,黑白间杂,一丝微光欲破天而出之际。

  地上的杂草、绿株上头挂着将散未散的露珠,晶莹剔透。

  上将军府中的洛惜贤一觉睡醒,神精气爽。悄声步入内室,查探白小月的状况。见其安枕无忧,确实无烦心之事,遂也放心的轻推开房门。

  洛惜贤转身关上房门之后,便纵身一跃,上了对面的一座假山。呼吸吐纳一周之后,更显百倍精神。

  好心情的洛惜贤,借着微光,瞧清了远方两株相邻的果树,时下的人叫不出名来,也不知冷小帅从何处移来的。

  红色的果子,小巧玲珑,全然红透了方才香甜可口。若是半是红半是黄,则是甜中带着酸,如今的白小月最爱食的食物之一。止不过若是全然淡黄,则是未熟的,吃上一粒,感觉牙都不存在自家的牙上了。

  旁边的一株则是另一种果子,比之方才的红色果子稍大些。

  最初长成之时,两种果子皆是青色,小一些的由青转黄再转红,大一些的则是青色乃至长大,及至后头,方才带了些微的黄。

  几个腾挪间,洛惜贤不知从何处寻了一个竹筐来,复又跃上了果树。

  洛惜贤爱极了小果子红透之时的味道,甜甜的,又带着几许果子独有的香气,轻踏在果树上的,享受着果香。轻摘一粒,放入了口中,果然是去岁之时的味道。

  尽朝着红透了的果子采摘,约摸半筐之数时,洛惜贤便不再采摘。欲转道另一株树之时,又转过身来,重新采摘了几颗,放在了篮子里。

  若有人在,此时便能瞧见,后头摘的几颗果子,放在篮子里,一目了然也。微黄的果子较少,兴致缺缺的洛惜贤摘够数十颗,便再不愿多采了。

  只因这果子青涩的苦味,至今还留存在口齿之间,教她对这果子不甚喜爱,连带着几只小萝卜头的喜好同样如此。

  做好这一切的洛惜贤,拎着竹筐飘然出了上将军府,浑不知家中受了灾的冷小帅,此时只在玄应离的府中,咿咿哎哎,见得洛子婴为出来,为他上药,也顾不得问上只言片语,只因这双股被仗责,当真是疼死个人了。

  然最疼的还不是在双股,这有家不能回,冷小帅觉得民里苦极了,拉着洛子婴的宽袍大袖,便抽抽搭搭起来。

  洛子婴无语的抽回自家遭殃的袖子,道:“可别在子婴大哥面前诉苦,惜贤妹妹发起火来,谁去求情也没用的,你若是不想再多添俩月,还是老实在此处安心养伤罢。”

  又道:“况且此次,你确实有过在先,秦王妹婿他们在后头为你补漏查缺,你倒好,躺在此处,便是我都有几分妒忌你的好运了。如此多的人为你在后头奔忙,你还有甚可叹的。”

  冷小帅的嗓子低了下去,他嘀咕道:“小帅不过是想小月了嘛。”

  洛子婴一时气顺不过来,一巴掌拍了上去,冷小帅嗷了起来,险将玄应离府上的房顶掀塌了,而洛子婴则是在这惊骇的叫声之中,忘了方才拍他,要讲的甚话了。

  觉着白受委屈的冷小帅,可劲儿折腾洛子婴,一会儿水太烫,一会儿水太凉。这大热的天儿,好容易消停下来,二人皆是大汗淋漓的。

  这厢如斯折腾,朝堂之上,有过之而无不及也。

  昨日有那消息灵通之人,得知冷小帅悄悄返栎阳城之后,便摩拳擦掌的决定揭发其人,根本未曾细想过,冷小帅堂而皇之入住蜀郡太守之府,教他们瞧见一事,如何的不同寻常。

  止这一点,便注定今日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也。

  御史中丞秦正则,自先君秦武公在之时,便在其位了,乃是百官中一位铁面无私,又显得丝毫不近人情的人。

  此时见秦正则掺冷小帅,俱是钦佩的望着秦正则,此乃真英雄也。

  监察百官乃是御中丞之责,秦王昭世仔细听完秦正则的指责,应和道:“正则大人言之有物,又确有其理,按秦法,依律当仗责。”

  秦正则满意的点了点头,摸着灰白间杂的胡须。

  欣慰的瞧着秦王昭世,暗道:秦王果然非是那种受后宫妇人蛊惑之人。岂料下一瞬,这得意便僵在了脸上。

  秦王昭世又说道:“止是昨日本王便已惩戒过上将军,此事大有人证所在。正则大人若是不信,大可一问。丞相大人你且说是也不是?”

  陆清尘出列后,与秦昭世行礼,道:“确是如此。昨夜里,知晓此事的不止清尘一人,史图大人、龙杰大人同样在场。”

  史图与应龙杰压根儿未与冷小帅碰着面,然秦王昭世与陆清尘不可能在此上与他们扯谎,因此齐齐点头道:“确是如此。”

  有回过味儿来的朝臣,此时的关注早已从冷小帅的身上,转移到了,这深夜时分,君臣几人相聚一堂,究竟谈了些甚。

  史图不负众望,见众人伸长了脖颈,神秘一笑道:“昨夜史图在家中无事,试着推演一番,得出一卦,心下暗惊。”

  史图大人之卦,可谓是小事含糊,大事精准,许多人欲求其一卦而不得也。

  如今教史图也惊心的卦,岂非地动山摇了耶。

  史图心中满意众人的反应,又道:“得出此卦,史图不敢相信,复又接着再一次卜卦,重复再三,所得皆同。”

  内史周正,知晓一二内幕,此事多亏了应龙杰,思及至此,恨恨的瞪了一眼其人。

  深更半夜的,带着宫中侍卫上门,吓得他上那叫一个鸡犬不宁,至天明方才归于平静。

  然昨夜这应龙杰可未与他提过,有甚卦象之事,因此带着几分好奇的心思,上前躬身一揖,问道:“史图大人,所得卦象为何?竟如此骇人?”

  史图施施然的说道:“栎阳城将有血光之灾也。”

  石破天惊的一语,扔在秦国朝堂,像是被捅了的蜂窝似的,瞬间炸起锅来,乱嚷嚷的吵成了一团。

  总算还有清醒之人,复上前问道:“史图大人如此镇静,想必已有了良策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