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八章:舌灿如莲,六国决定(十一)
作者:荷樵      更新:2020-07-09 06:26      字数:2004
  德高望重之人,总是值得人尊敬的。

  人不能一概而论之,齐乐生前,只昏过头一次,便是修筑仙升台,在此之前他曾经亦是福泽天下的大儒,学士多有慕名而去之人。

  若是他在去世之前清醒一番,定然是极为痛心的。他曾照拂、教导、或是一手提携之人,多受其修筑宫室迫害。

  止不过斯人已逝,往追无益。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当解决眼下的问题才是。苏季从追忆中回过神来,见洛王叶同样如此,实在忍不住又深叹一气。

  苏季打断洛王叶的伤感,他道“洛王,观齐老此次行事,想来便已入了他人的笼中,乃至一着踏错,步步皆错啊。”

  洛王叶的思绪为之一顿,问道“苏季公子,齐老乃是当世大儒,他已算是上是无欲无求了罢,怎么轻易为他人而折腰也?”

  苏季回道“非也,洛王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齐老乃是当世大儒不假,所求极少亦为真。齐老成也大儒,败也大儒也。”

  莫说洛子婴,便是洛王叶亦是第一次听见如此新鲜的说法,急忙问道“苏季公子,何出此言也。成乃大儒,这话本王倒是赞同的,止是这败也大儒嘛,倒是不解其义也。”

  搁下手中铜盏,与几案轻碰出声。

  洛王叶的视线瞬间便被吸引了过去,苏季说道“便如季手中这铜盏,上佳的铜与次好及最次的铜冶炼出来的铜盏,成色自是不一样的,最吸引人的当是次好的铜。”

  担心洛王叶瞧不清,苏季将其高举起来,道“多数人会选择次好的铜盏,只有家中贫寒如季者,或许会选择次等的铜盏,而季则会选择凑上上好铜盏所需的银钱。”

  苏季以铜盏原料品质,及其成色为切入,洛王叶瞬间便明白了过来,他极力瞪大双目,不可置信的问道“这齐老莫非是”

  洛王叶未曾说完,又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显然是无法接受。

  苏季则肯定的说道“正是洛王想的那样。齐老虽为大儒,然世间学识,怎会尽入一人识海之中呢。即便你名不见经传,亦需不断学习,方才能向前更进一步。而齐老虽名扬四海,仍需要不间断的学习,来弥补心里上对学识的渴求。”

  他接着说道“正是因为齐老拿捏住了齐老的‘贪欲’,教齐老明知是泥潭,仍一脚踏了进去,乃至万劫不复也。”

  洛王叶气得一吹气,将乱糟糟的胡子都给吹了起来,道“儒生都不放过,这秦人也太心黑了也。”

  苏季则是轻笑一声道“洛王大可不必如此生气也,秦国如是做,亦是人之常情也,想六国合盟欲分秦,便是将秦国推在了对立之面,齐老此时在他们眼中,若无齐王胞弟的身份,应同样是一儒生尔,止是比常人多学了几分学识,可敬,却并不会过多的在意。”

  “正是因了齐老乃是齐王之弟,方才入了秦人的眼。福兮祸所倚,祸兮福之所伏。齐国为齐老所供予了安稳的生活,齐老方才能心无旁骛的钻研学识也。而今齐国飞来横祸,齐老应担起他的那一份责也。”

  “若论无辜之人,列国百姓方才最是无辜。他们毫不知情,便要经历战乱,无战乱又要经历,譬如齐国修筑升仙台以及宫室之事。若是时道不济,上苍还要降下灾祸。”

  待苏季说完之后,洛王叶早已冷静下来,仔细思索着苏季的话,嚼出了几分味道来,因此他问道“如此说来,秦国还不算是坏人了?”

  话一出口,洛王叶恨不得抽自已一个嘴巴子,各自为政,谈甚好与坏耶?不过是各显神通,看谁家本事更长而已,最重要的是为君者,需要仁心,亦需要果决之断也。

  且好与坏,功与过,自有后世来人,去评说也。便是万古功绩,亦不过是付予说书一道泛黄的书简也。

  想通前后关节的洛王叶,洛叶认为当下之争,无甚益处,然列国诸君却不认为如此,正如苏季所言的人欲名、利、财、权、色。

  有意在做这天下霸主者;亦有一心为揽尽列国财富者;抑或是为国为民者。不能一概而论之,甲之砒霜,乙之蜜糖也。

  苏季佯作提盏吃茶,对于洛王叶的话,充耳不闻,无形之中化解了洛王叶的尴尬。

  洛王叶亦伸手拿起案上的铜盏,猛灌一口,随后重重的将其搁在几案之上,问道“苏季公子可是推算出了,齐老因何会同意,为秦国做那说客也?”

  苏季点了点头,道“大致推算出来,季打探过,齐老有段时日四下寻访古籍,过后忽然之间,便龟缩在齐国,研究修仙,想来问题便是出在这古籍之上也。”

  洛王叶实在不明白,便问道“古籍有甚问题?能教齐老甘愿为之驱使一回?”

  苏季以自身为例,说道“近如季,便凡遇得甚古籍,抑或是典籍,便是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定要在最短的时日里弄清其所载的精气神也。如齐老这般成名之人,想来定是比之季更甚也。”

  “若是四下寻访古籍的齐老,对于一卷古籍只知其名,而不其义。恐怕比拿上刀架在其脖颈之上,更为难受也。”

  “正好在此时,有此机会,能一窥其义。且算起来,不过是说上两句话的功夫,看似无损于齐国的利益,何乐而不为耶。”

  洛王叶快速收回惊愕的神色,道“如此说来,齐国拒出兵,不过是因了几卷古籍?一人几言尔?”

  苏季艰难的点了点头,道“若无意外,确是如此。不过这些都止是季根据前前后后生发的事,所推断而来,间或有许缺失与相左之处,不过大致应当无甚问题。”

  洛王叶断然说道“本王认为苏季公子所言,确是相差无几。只因洛国所遇,事虽不同,结果却差不离也。”

  苏季本是与其洛王叶分析局势,好使其同意他接下来的提议,不意在此证实,此事确是秦国所为。心中激荡了不已,又生出了几分遗憾来。

  。

  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