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我们不可能
作者:花蝶舞      更新:2020-04-01 00:22      字数:336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皇甫仁这次来张府,为的什么目的,大家都知道。。 (閱讀最新章節首发)国库缺银子,打战又需要大把的银子,他虽然是皇帝,但是也不能强行让人将银子拿出来,这样只能让朝的大臣更有话讲。

  他为此一直都在发愁,一直想着,要怎么样才能让张家将银子拿出来,而他又不用欠着张家。

  而这次的事情,简直是歪打正着啊!

  皇甫仁幕涟漪说的情况,将所有的事情都调查了一遍,这证据确凿,张贺即便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后来张老夫人知道了这件事情,这把张贺痛骂了一顿。

  这次的事情,聪明人都知道,这皇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老夫人心里自然更加清楚,这下有两条路,要么给张贺定个强抢民‘女’的罪名,将人直接丢进大牢,呆一段时间。

  另一条路,是‘花’钱消灾,给皇想要的,那自然什么事情都没有。

  老夫人不忍心自己的儿子,只能无奈地以捐赠的名义,给夏赫国捐了两百万两的银子。

  而这段时间被张贺抓来的姑娘,全都放回了家,张家给了一笔安抚费,算是堵住了所有人的口。

  皇甫仁目的达到的第二天,乐呵呵地准备回京了。

  夏赫的京都在成阳,离着张府所在的都城不过一天的时间。

  幕涟漪在确定沐希等人已经被放回去后,跟着皇甫仁回成阳了。

  她在去京都的路,对皇甫仁说,“我有话要跟你说。”

  皇甫仁听到她的话,脸有着笑意,“正好,我也有惊喜要给你。”

  幕涟漪并不期待皇甫仁所谓的惊喜,她只是在想着,要怎么样才能说服皇甫仁答应她的要求。

  很快,幕涟漪随着皇甫仁回了成阳皇宫。

  看着眼前熟悉的红墙绿瓦,幕涟漪似乎时光逆转,仿佛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曾经无熟悉的地方,不过那个地方从来没有让她留念过,相反的,也许不久之后,她将亲手把那里毁灭。

  皇甫仁将幕涟漪安排在了离他寝宫不远的昭华殿内。

  幕涟漪原本还在想着寻个机会好好跟皇甫仁说说,但是她还没有说出口,迎来了皇甫仁所说的惊喜。

  她从来不知道皇甫仁对她的心思不单纯,或许她是知道的,但是她却刻意的回避了。

  她觉得自己这样的身份不可能让皇甫仁接受,但是她到底是低估了皇甫仁。

  当太监领着圣旨,告知十天之后,皇甫仁要迎娶她,直接将她纳为贵妃的时候,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来从不是为了要成为皇甫仁的妃子的,这时候她恍然意识到一点,这皇甫仁对于她的态度确实有些不同,这时候她想起来了他所说的惊喜,原来这是所谓的惊喜。

  “你去让皇来这边一趟。”

  当幕涟漪对着那个传圣旨的太监说这话的时候,对方显然有些不能理解,这一向都是皇才有资格见谁见谁,哪里有哪个人像幕涟漪这样,说要见皇一定要见,而且态度坚决,见,一定要给见。

  那太监没法,只能将意思传给了皇甫仁,然后让他很意外的是,这皇非但没有指责的意思,还能急切的向着幕涟漪的寝宫方向而去。

  皇甫仁赶到昭华殿的时候,正好看见幕涟漪躺在殿内的软榻,凤眸一直盯着窗外的树枝发着呆,那张绝美的容颜透着淡淡地忧伤。

  原本想要说的话这时候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他似乎不想打扰眼前的人。

  幕涟漪想起了许多年前,她曾经也这样躺在桃园村那个有些破旧的小院子里的软榻,她的身边躺着球球,那孩子刚开始几年总是很瞌睡,每天的午必定要躺在她的身边呼呼大睡。

  这时候元香总是会默默地坐在一旁,一针一线地为球球缝制着小衣裳。她知道她的秀手太笨,基本的针线都拿不稳,所以这些事情,她都包了。

  球球的睡姿还那般清晰,元香的笑容还是那般恬静,甚至连窗外的知了声都是那么的熟悉,只是再熟悉的东西,都只能成为记忆。

  其实有时候幕涟漪总有种恍惚,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曾经的那些记忆是不是只能成为记忆?像她曾经活着的那个世界,她都会生出一种错觉,到底那个世界存在吗?

  时间果然是这个世界最为可怕的东西。

  幕涟漪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没有注意到皇甫仁已经站在她的面前。

  当她转身,猛然看到这人站在自己的身后,着实被吓了一跳。

  她先是一愣,看着皇甫仁难得严肃的脸,好一会儿才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才,幕涟漪,你心里有事吗?”

  不明白为什么皇甫仁要这么问,但是回一想刚刚自己的那失态的样子,便明白了,只是有些东西哪里是讲的清楚的呢?

  “是个人,这心里总是会有些不痛快的。”

  “有什么事情,你说出来,也许我能帮得忙呢?”

  幕涟漪的失笑,只是这笑容有些苍凉,有些时候,有些事情,真不是你想怎么样能怎么样的,即便是皇甫仁,亦有他做不到的事情,如他无法另死去的人复活。

  “不必了,这事情你怕是帮不忙的。我叫你来也不是让你来帮我什么,我只是想问清楚,为什么你想立我为妃?”

  皇甫仁以为幕涟漪会高兴,因为至少皇甫仁自己每次想到能再次见到她,他难以抑制的高兴。

  当年,他没有能及时留下她,换来了之后三年的遗憾悔恨,无数次他看着挂于书房的画像,心里总是无的惆怅,那样的痛苦,他再也不想经历,所以这次他无论如何也要将人留住。

  “如果我说,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你信吗?也许你不知道,当年放你走之后,我后悔了,我以为这辈子可能再也不会与你相见,但是老天给了我一次弥补的机会,所以这次我一定不能放你走。幕涟漪做我妃子吧,永远留在我的身边可好?”

  此时的皇甫仁那脸的表情真是无的认真,幕涟漪心里却有些无奈,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为什么最后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皇甫仁,我想这有点困难!”

  “困难?为什么会困难?你觉得我连娶个妃子的能力都没有吗?”

  “不不不,我并不是要质疑你,真正的原因,在于我,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你明白吗?”

  皇甫仁张着‘唇’,眸光闪着疑‘惑’,他想了无数的理由,唯一没有想到的是,这幕涟漪自己不愿意。

  “你不愿意?你骗我的吧,如果你不愿意,为什么你要不辞辛劳的来找我?”当日他听到她的话之后,心里不知道有多‘激’动,他唯一想到的是,幕涟漪心里有他的吧,不然的话为什么要从轩辕跑到夏赫来找他?

  此时的幕涟漪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犯了个非常低级的错误,她似乎给了皇甫仁不存在的希望。

  “皇甫仁,其实这些话,我本来想着要过几天再跟你讲的,但是现在既然都这样了,那么我们将所有的事情都讲开吧!我必须要告诉你,我之所以想要找你,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来找你,只是想让你为我报仇。”

  “报仇?”

  幕涟漪看着他,眸光微微暗沉,“我将凭我所有的能力,助你夺得轩辕国,但是你要将轩辕恒的‘性’命‘交’于我。”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曾经还是轩辕帝的妃子不是吗?”

  “是啊,可是那有怎么样呢?你难道不知道我跟他之前的仇恨有多深吗?柳家所有人的‘性’命,还有我的孩子,你一定不知道,轩辕恒那么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孩子死去,却不想去救他,你知道吗?”

  “我的球球,是在我的怀里闭眼的,我永远不会忘记,他死去那刻的被非人的痛苦折磨的不‘成’人形的样子。我发誓过,轩辕恒那般冷血无情,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你的代价,是要让整个轩辕国覆灭吗?”皇甫仁显然没有想到幕涟漪给他的居然是这样的答案。

  “皇甫仁,你没有听错,也不必感到惊讶,我是这样的一个人,只要是我的敌人,那么不管前路有多艰难,我也一定会亲手手刃与他。所以皇甫仁,听到这里,你还想立我为妃吗?”

  “我觉得我要是你,我一定不会这么做,你身为天子,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实在没有道理去钟情一个早已经残败的‘女’子,你的国家不允许你如此,即便是你自己,恐怕也难以放下心里的芥蒂,真正的接受我,那既然如此,你没有再执着于我的必要。”

  “而且,说句老实话,我也并不想成为你的妃子,你可能不明白,对于我金钱地位并不是唯一的,一个男人对于一个‘女’人的忠诚,才是我要东西。”

  “我对于所爱的人却有着近乎执着的要求,想成为我的男人,眼里只可以容下我一个人。除了我,他不允许有其他的‘女’人,曾经的轩辕恒不合格,而你同样也不合格,所以我们注定不可能。”

  皇甫仁显然是被幕涟漪的话给吓到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幕涟漪的心里既然存有这样的心思。

  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花蝶舞谢谢您的支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