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2章 功臣,你们要努力啊!
作者:大罗罗      更新:2020-09-21 06:30      字数:2541
  万寿宫,西偏殿。

  陈奇瑜、洪承畴、孙传庭、卢象升这四个功臣的心都快碎了。原本他们都觉得自己的功劳很大,起码是一个侯,说不定还能封个公,现在却觉得还是封小一点好,有个男爵就挺好,什么公啊,侯啊的,还是给黄得功、孙应元他们吧......

  而王在晋、温体仁、孙承宗、张凤翼、毕自严、熊文灿等六个阁老兼尚书,则是用同情的眼神看着陈奇瑜、洪承畴他们四个——好好的文官不当,都被朱皇帝忽悠成了将帅,好不容易打成了功臣,却还要为口外的勋庄军户操心。他们的功劳还那么大,可不得封公封侯?一个公爵封4000户,一个侯爵封2000户,这下可苦了。

  “元辅,”朱由检这个时候忽然把目光转向了首辅王在晋,“当年汉高祖平秦灭楚而有天下时,所封的第一功臣就是酂侯萧何啊!而你......就是朕的萧何!”

  什么?萧何?那不得封个公爵?4000户啊!

  “万岁爷,”王在晋哪敢接这个茬?赶忙道,“老臣虽为首辅,但是论起功劳,在内阁当中都排不上第一啊,孙阁老在先帝朝时出关统兵,恢复辽西400里疆土,在本朝又总领淮扬盐务,为辽军筹饷数千万,实是内阁第一功臣!”

  孙承宗哪肯承认自己功大?4000户啊!都一把老骨头了,还不得把心操碎了?

  “万岁爷,老臣开辟辽西400里之地明为功,实为过。辽西城池都是一字排列,守在海边,却忽略了辽西山区,也虚了蓟镇的防备。如果不是陛下英明,抽调辽西之兵以守大同、蓟镇,又亲率帐前精兵东西征讨,奴贼说不定早就在口内肆虐了......这个内阁功劳第一,老臣实在不敢当。老臣觉得本兵张凤翼才是第一功臣!”

  张凤翼一听就急眼了,连连摆手道:“老臣才鄙而怯,居本兵之位多年,却一无建树,实在尸位素餐,愧对陛下的信任啊!”

  “才鄙而怯”是孙承宗在天启年上疏骂张凤翼的话,现在他居然承认了——当年广宁之败后孙承宗督师蓟辽,张凤翼当辽东巡抚和他搭班。也不知道是孙承宗和他政见不合,还是瞅他不顺眼,居然想让出关去守宁远。张凤翼哪里肯去?张凤翼和王在晋穿一条裤子的,本来就主张退守山海关,怎么肯去宁远?去守宁远,守不住送命,守住了退守山海关的难度就会增加,怎么算都亏啊!所以他就一个劲儿拖,拖了一阵子又遇上他妈病逝,于是就丁忧回家当孝子了。

  因为这事儿,孙承宗就骂他“才鄙而怯、工于趋利,巧于避患”。

  不过孙承宗也没说错,张凤翼的确没什么大本事,要不然就和朱由检一样,用黑枪黑炮把努尔哈赤黑死了不好吗?但是张凤翼知道自己没本事,所有胆子要小点也对啊!

  和孙承宗、袁崇焕这样,没本事还傻大胆,那才让人着急呢!

  朱由检瞅了眼“才鄙而怯”的张凤翼,笑着道:“朕知道本兵你没有平辽灭奴的本事......不过你有自知之明,不会胡乱吹牛,有多少能力就办多少事儿。和毕阁老一样,替朕努力维持局面,也实属不易,你们俩和元辅王在晋,还有孙先生(他是天启的老师)一样,怎么都能封个侯的!”

  封侯?还有努力维持局面......听着怎么那么惨淡呢?现在大明国中虽然还有许多人吃不饱饭,但是中兴的局面已经成了,国势蒸蒸日上,怎么都不算惨啊!

  其实朱由检现在是在犒劳张凤翼、毕自严两世的功劳。他们一个才鄙而怯,一个善于维持。合在一起,是可以维持着大明这条破船不沉的。如果上辈子的崇祯能重用二人,好好苟着,少失点元气,也别让奴贼从大明身上吸血吃肉(如果放弃辽西,固守蓟镇、宣府、大同,还是有可能挡住奴贼不让其入口的),没准能苟到崇祯17年后......而崇祯10年后大灾,是大明的劫数,同时也是奴贼的劫数。

  奴贼如果抢不了大明,又不好好种地,一准会元气大损,到17年后也就不难对付了。

  王在晋、孙承宗、张凤翼、毕自严四个人也知道躲不了,只好起身谢恩。

  朱由检点点头,笑道:“你们一人一个侯,都给2000户勋庄......王元辅、孙先生,你们是北直隶人士,勋庄就封在宣府口外和燕山,这样也能近一点。

  张阁老,你是代州人,勋庄就封住大同边墙外面吧!

  毕阁老,你是山东人,勋庄就封在金州、复州一带吧!”

  好了,都跑不了啦!子子孙孙都得替大明朝守边御虏了......

  朱由检又道:“朕是不会亏待功臣的,北京城里面再给你们赐侯府,另外再给你们一家赏银20万两!”

  “臣等叩谢天恩!”

  王在晋、孙承宗、张凤翼、毕自严四人赶紧叩头谢恩......封勋庄2000户,赐第北京城,赏银20万!这要宣布出去,还不人人眼热啊!

  可是谁又知道,朱由检封给功臣的勋庄都在长城外面,封的2000户得自己去找人,赏的20万正好用来招募军户,建设勋庄......说是封,实际上就是替朱由检在口外搞了几个守边的千户。

  “温体仁、熊文灿,你们两个也是有功的!”朱由检又点了温体仁和熊文灿的名字。

  两个家伙都是一愣。

  温体仁虽然是阁老,但他兼管的是礼部,礼部和杀贼没有一文钱的关系啊!

  而熊文灿最冤了,他是新来的。他原来是两广总督,再之前是福建巡抚,和平奴灭贼完全搭不上边......哦,也不是完全没关系,他帮着南京镇守太监庞天寿从佛山、泉州买了许多火铳和火炮。

  朱由检看着两个发呆的庸臣,笑着道:“温卿,朕给你封个子爵,授勋庄500户,封在大员岛,赏银5万两。熊卿,朕给你封个伯爵,授勋庄1000户,也封在大员岛上,赏银10万两。”

  温体仁是浙江南浔人,家里是丝商,自己也挺能捞的,没有朱由检的5万两赏银,在大员岛上养个500户的勋庄不是问题。不过他的能力有限,再多就管不了啦。

  而熊文灿就厉害了,贵州永宁卫的军籍进士,家里有宗族可以依靠,高中以后大半时间在地方上担任封疆。特别是在福建勾搭上了郑芝龙,算是郑首富的“登天梯”。郑首富是海贼大佬,要讲义气的。有郑芝龙帮着,给熊文灿在大员岛上搞个1000户的勋庄不是小菜一碟?

  “至于陈先生、洪先生、孙先生、卢先生,”朱由检温和的看着四个已经额头冷汗直冒的大功臣,笑道,“你们也封侯吧,也都给2000户勋庄,全都封在义州,靠着北镇医巫闾山......朕在给你们一人赏20万两!”

  朱由检也是大出血了!一口气封了8个侯,1个伯和1个子,光是赏出去的银子就有175万两了......也就是现在朝廷有钱,要搁在上辈子,光是这175万两,就能把太仓库搞破产了。

  不过朝廷再有钱,拿出这175万两也不容易(除非逆子当国,他那里都讲亿的),所以10个新鲜出炉的功臣都感觉到“压力山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