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 联合
作者:小小沙丁鱼      更新:2020-06-02 01:13      字数:3055
  让林水馨这样三观的人来看,林旌其实没犯什么错。

  成雪颂的语气表明,他也是这么想的。

  甚至,多半宗室也是这么想的。

  否则,以下犯上、杀亲。在重视礼教的儒门,还能只落个被逐出宗族的下场?

  梅照空被点出身份,嗤笑一声,“我那傻乎乎的老爹,能活着被送到明国,确实多亏了某些人。”

  为什么能立刻知道是林旌的后代?

  因为被逐出宗门的宗室绝大部分犯了错,除了年龄对照之外,也是因为能活下去[天天 ]的不多。

  “老爹的债,只能我来还。”梅照空摊开手,一脸被逼无奈的叹息。

  “能问问是谁吗?你想救的人。”水馨好奇。

  林远阳听见“救”字,眼中露出几分苦涩之意。

  梅照空看了他一眼,“我觉得这位应该知道?”

  林远阳摆了摆手。虽然他确实是有点儿猜想,却并不愿意说出来。

  毕竟当初林旌的事情……

  何况,别看被梅照空找上门,林远阳事实上是并不信任他的。

  梅照空嗤笑一声,直接晃过了这个话题,“你们想抢回那个‘林诚欢’?”

  水馨同样没追究,“为什么你之前不抢下他?”

  梅照空一脸诧异,“难道南海书院的事情还不够说明问题吗?明明一开始你就说了,我只是个被雇佣的——哦,善后的。”

  水馨无言以对,也是南海书院那件事,梅照空也是被利用的。差点就断了他的前进之路,把他坑得直接反水了。

  行吧。问一点直接的问题。

  水馨想,“我们有多少敌人?他们在哪儿?”

  “这大概是所谓的缘分?”梅照空摸着下巴道,“在丹淮书院。”

  水馨惊呆了。

  林远阳也一样。

  “你当真?”林远阳抢先问道,又自己否决了,“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现在的丹淮书院一团乱。根本没人认真学习、修炼。”梅照空嗤笑道,“何况……”

  林远阳反应过来,“丹淮道这边出手了?”

  梅照空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林远阳顿时无话可说。他自己之前就和水馨等人分析过,认为丹淮道这边虽然不会直接对“押送队伍”出手,但是会束手旁观,甚至多半会在对方搜索反击的时候帮忙遮掩。

  只是,直接藏到丹淮书院还是太令人惊讶了。

  “那边不可能不在人身上做标记的。而且肯定和血脉有关。就算有丹淮道出手,要说能将标记去除都困难得很。如果丹淮书院的书生本来就在搞游行抗议。将人藏去丹淮书院,这不是将把柄送给别人吗?只怕都能引得澄海城的那位过问?”

  所以林远阳才要请“林冬连”这几个人。

  同样不是为了抢人,而是为了善后。

  抢人的话,更需要瞅准时机,甚至是“偷”而不是抢。但要是没能镇场子的力量,偷出来立刻就被抢回去,岂不是比没偷到还惨?

  但对于这个,水馨倒是明白的。

  “书山学海?”水馨道,“从南海书院的事情开始,我相信这种事肯定每个书院都在做了——尽快培育书山学海的独立空间。”

  梅照空拍拍巴掌。

  为什么他要找人合作呢?因为,就算是不说力量对比吧,他自己进不去啊!

  “但如果是雇佣你的人,我感觉应该是金丹剑心之类的比较多吧。”水馨还是不解的,“为什么会被放进那里?”

  “因为那个宗室很重要。我估计,是超出你们预想的重要。”梅照空又鄙视的看了林远阳一眼。

  林远阳的脸色并不好看。

  作为一个被启用的暗子,他掌握的也本来就是埋得很深的那些比较低端的渠道。有些消息是真的打听不到。

  更糟糕的是,如果说是藏到了书山学海的特殊空间里,就意味着,他这边掌握的渠道完全失效!

  但是……

  凭什么这个惊空剑梅照空会觉得,“林冬连”能进得去呢?

  水馨在空间里问道,“安元辰,我记得你本来打算到白鹿书院的?现在你的那个身份还能用么?”

  安元辰瞬间就懂了她的意思。

  一头黑线,但还是应了一声,“可以。”

  他倒是没说自己在明都做的那些事。

  既然连“林冬连”的丰功伟绩在华国都还不算什么。那么,他这个纯后勤当然也不算。

  而且,至少,问那个通行证的话,至少是让他以自己的身份活动!

  “那就看看能不能先通过正规渠道,去书山学海看下吧。”水馨对梅照空道。

  对于这种牵扯了多方势力,分分钟可能闹大的情况,水馨心中还有些跃跃欲试。得说这段时间实在是太清闲了,真让人不习惯。

  甚至……水馨还挺想甩开梅照空单独行动的。

  毕竟地点都有了,势力也明确了!

  可惜,梅照空是个鸡贼的家伙,他说了不少,连自己的血统都自曝了。但那个组织到底出动了多少人手,有多少人藏进了书山学海,却是一点也没透露!

  因为不适合甩开梅照空,水馨于是也没有彻底瞒住林远阳了。

  当安元辰从她打开了门扉却隐瞒了门后风景的空间里走出来的时候,林远阳整个人都是懵的。

  但作为一个聪明人,他很快就想到了梅照空之前就注意到的东西。

  “林冬连”随身带了一个可以装人的空间的话,里面有多大?有多少个人?

  在看安元辰完全不需要别人说明状况的样子……甚至可以确认,这个空间里面,可以观察外面的情况!

  林远阳不由得看向梅照空,真正明白了这个神情莫测的剑心找援兵的原因。

  并且指望对方说明一下。

  然而,梅照空哪里可能这么照顾他?

  反而是安元辰问其他人,“所以呢?我到丹淮书院游学倒是没问题,估计也没人听过我。但你们呢?当做是我雇佣的护卫?”

  “你想得挺美。”周永墨忽然开口道。

  雇佣个剑心?

  水馨却看看梅照空,“他是安元辰,如果你一直在关注明国的局势,应该听过他。”

  梅照空之前并没有想到。

  闻言却是微微色变。

  “看吧,还是有人听过你的。”水馨评价,随即继续对梅照空道,“所以,介意让他看一眼吗?”

  梅照空:……

  好一会儿才叹息道,“这位能活到现在,也挺不容易……我拒绝。”

  他自认自己很有诚意,没说谎话(只是有所隐瞒而已),但到底还是不愿意让这人看一眼的。讲真,哪怕是没有隐瞒,也不会愿意。

  “真遗憾。”水馨道。

  “所以……”水馨看了看周永墨,又看了看凤幽。安元辰肯定不适合带上那么多人去书院,毕竟还情况未明。

  但她也知道,要外面没两个剑心护航,空间里的一堆人是要心惊胆战的。

  却见面貌已改的凤幽朝她笑了下,身上的气息顿变。

  竟然眨眼间,就变得和后天天目无比相似!

  周永墨叹息一声,则道,“我还是先进去吧。”

  他也不想和南方来的剑心抢这个机会。何况,这个叫做慕离虹的家伙,肯定更能让空间里那一大堆的南方修士放心。

  于是……至少在气息上,成了两个儒修加上两个护卫。

  水馨这边是没啥问题了。

  梅照空很干脆,“我会自己进学院,至少你们能打开那扇门。”

  说完,他挥挥手,转身离开了。和来的时候一样,院子里的禁制没对他造成任何阻碍。

  留下林远阳完全无法维持原本人设的看着水馨。

  水馨摊手,“我有一个空间。倘若你对明国那边的情报打听得详细些,应该知道的。”

  林远阳最终憋住了,什么都没问。

  他很清楚,现在立场倒转——尽管没有他,这个“林冬连”一行人也会因为自己的目的去救人。但是,如果他被排除在外的话,一定会错失重要的情报。

  “我认识几个丹淮书院的教师。”林远阳道,“最迟明天早上,我可以得到他们回信。”

  林远阳当然不会直接去请教书山学海的事情。但如果能够得到他们的“邀请”,却能让行动方便太多。

  水馨本来也没打算抛开宗室这边的力量,点了点头。

  于是,第二天的时候,安元辰和凤幽,当真是拿着“邀请函”进入丹淮书院的。

  就是用阴德灵火和紫气改变了自身气息,以本名重新拿了一份游历证明的凤幽,在得到了水馨的科普之后,这才略有些慌了。

  “所以,原来的学海,需要诗词歌赋这些东西才能进去?”

  水馨点头。

  凤幽顿时有些头秃的感觉——她是凤芜这一系的啊!

  水馨道,“雷乐池在里面笑话你。”

  凤幽嗤笑,“有本事他也改一下气息啊……不过,如果非要考核那些,或者也只能申请临阵换人了。”

  “正常情况下,学海也不会接受玲珑心。”

  水馨说道。

  眼看见丹淮书院的大门已经在望,水馨忽然觉得被什么东西触动了。她转头看去,恰好看见一辆马车,从另一条路上,驶向了丹淮书院的大门。

  而且,这种触动显然不是单方面的事。

  就在水馨看过去的时候,她确认,有人从马车之中看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