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 故人
作者:小小沙丁鱼      更新:2020-06-02 01:13      字数:3104
  皇室召集宗室,要求宗室从此听从皇帝管理。

  直接从儒门经典下手,要将儒门的第一要旨从“庇护万民”改为“忠君”。按照水馨所知,在有皇帝的华国,本来就有“忠君”的概念。

  在这方面是有不少学派的。

  都将“忠君”摆在了很重要的位置。

  就算是宗室和世家,作为制衡皇室的力量,面上也会有“忠君”的表现。

  闹到书生们要集体抗议的程度,是皇室操之过急,对经典的改动太大,来不及循序渐进的改变书生们的想法。

  还是说,是因为皇室的动作加大,所以反对派开始挑动舆论?

  光听街头巷尾的议论,显然是无法得出结论的。

  但皇室肯定也不是全无反应。

  那些议论此事的平民百姓们,就显然不明白那样更改经典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忠君有什么不对吗?皇帝不也是治理百姓的嘛?

  可见皇室也在下层发力了。

  毕竟,不管怎么说“教化”,大部分的普通人还是很容易被诱导的。哪怕是那些书生也多半如此。只有那些开了天目的,因为“谋心”的特性,才会有“抵抗力”。

  但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是哪边先开始“动手”的,时间都不长。

  他们在来的路上,并没有听到那些小城镇里,有相关的讨论。

  哪怕小城镇里面没有大书院,普通书院也是有的,没有讨论,只能说消息确实没传过去。

  在略显紧张的氛围下,林远阳引着商队选了一家叫做“商记”的客栈住下。这家客栈据说也是老牌子了,掌柜一家就姓商,代代传承的那种。

  这家店铺的小二也说明了林远阳这个身份有多扎实。

  从小二到厨师,都认识林远阳甚至是他的一个贴身侍卫!

  而据水馨等人观察,这个客栈的人应该和林远阳并非“同谋”。

  接下来,就是林远阳靠着自身的“人脉”去探查“押送”的路线,押送的人手和制定计划了。

  水馨等人倒是无所事事的领略起了淮安城的风光。

  和凤幽两个对北方的衣冠礼仪都还能好奇的情况不同,要水馨来说的话,除了皇室的讨论度高,其他和明国其实没什么不同。

  毕竟根子都是圣儒定下的。

  当然仔细观察的话,还能看得出华国这边更重礼仪一些。但也并不明显。

  这次没悠闲两天,林远阳就带回了一个不大妙的消息。

  倒不是说已经错过了押运,而是……

  “有人快我们一步,将人劫走了。”林远阳的脸色很糟糕。不过,因为这淮安城内包下的院子可以设禁制,林远阳言语上倒是没有什么避讳。

  “保不定和你目的相同,只是沟通不畅呢?”水馨对这事儿本来就不是很执着,所以也没什么焦虑的地方。

  何况她自觉这也有道理——华国肉眼可见的势力就三样。宗室……看林远阳这样子,总感觉势力是废得差不多了。

  但世家这一边,不至于那么惨吧?

  “我大概知道你的意思。”林远阳这次显然是急了,第一次透露这样的消息,“邱大儒与云大儒陷入仙海城,罗大儒与方大儒北上之后了无音信。祭天台据说已经彻底封闭……”

  水馨:!!!

  水馨对华国的大儒也了解一点。

  琴绝邱醉、画绝罗中衡,还有一个方正初,都是圣儒弟子。换句话说,就是世家派的领袖。云鹤轩是白鹿书院院长,也是世家派的佼佼者。

  不过……

  “祭天台那位不是该算在宗室?”水馨忍不住问。

  回答她的是空间里的成雪颂。

  “那四位敢一起离开,就是因为祭天台那位。只有那位能同时统合剩下的世家与宗室。”成雪颂听说林庸出事,也难免凝重,“若是祭天台都出问题……要么他们找到了什么特别的手段对付祭天台。要么……”

  “要么什么?”成雪颂迟疑,雷乐池就先追问起来。

  “那位改变了立场,转而支持皇室的做法。”

  水馨想起,第一次北上的时候,林庸被顾真君认为是最可靠的那一位……

  但是,好吧,皇室的选择,也不能说违背了“庇护万民”的核心。

  林远阳却没解释为什么他的话里面,把林庸划到了世家派。

  “总之,没有这几位,他们不是说什么都不会做。但在那边的话,不大可能有那么灵通的消息,还不露馅的。”

  水馨觉得这话的逻辑颇有缺陷。

  林远阳肯定还是压住了什么东西没说。

  水馨也没追问,“所以你是打听到了谁动的手?”

  林远阳点头,眉目之间的焦虑还是明显,“我听说过一点你在明国的事。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你可能知道他们,就是一个剑修和其他资质的那种联盟。”

  “哦,那个反抗者联盟。”水馨瞬间懂了。

  反而是林远阳被她的用词给噎了一下。

  “如果连世家都没有这个本事查清楚线路成功劫人,为什么那个反抗联盟会有这个本事?”

  对于这个问题,林远阳也觉得头秃。

  “……所以为什么你会肯定是那个组织出手,而不是世家出手?”水馨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了问题。

  林远阳又被哽了下。

  “因为是我告诉他的。”这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冒了出来。

  本来正在看戏的周永墨和慕离虹瞬间警觉。因为这个人忽然出现在了禁制里面,或者说,他们“包下”的院子里面,却完全没对禁制造成任何破坏,也没有引起任何警觉!

  水馨看见这个俊美到有些邪气的男子,也很惊讶,“梅照空?”

  之前在南海书院里面碰见的时候,这人还是个不错的对手。就是为人行事颇为邪气,完全不在乎人命的那种——比慕离虹这样的南方剑修都要不在乎人命得多。

  这样的人,要说是“体制内”的剑修,也让人挺难相信的。

  梅照空非常自来熟,开口之后,直接在院子里的石桌边上坐下了。

  就坐在水馨对面。

  要知道,在之前,林远阳因为情绪的缘故都没有坐。所以……

  周永墨三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水馨脚边的小白也瞬间坐直了身体。

  林远阳目瞪口呆。

  “昨日里出来采买,恰好看见了林姑娘你。想想还是告诉你比较好。毕竟上次的合作还是比较愉快。”

  水馨觉得,这人对“合作愉快”这种说法,应该有相当的误解。

  至少她并不觉得愉快。

  但这算得上是她主动暴露身份的部分成果了——只是她没想到,引来的人居然会是知道她真正身份的人。

  当初梅照空没有将她的身份传播出去,就挺令她惊讶了。

  “所以这次还是想要找我合作?”水馨心中吐槽一堆,面上还是颇为淡定。

  梅照空笑了下,“林姑娘,你好歹也‘修炼’这么久了,有没有学会一点血脉法术?”

  水馨有些懵逼。

  梅照空哈哈的笑了起来。满满的嘲讽世人的意味。

  空间里的成雪颂若有所思。

  从自己的身上翻出一张符纸来,“我这有张能鉴定林氏血脉的符箓,你试试看?”

  水馨其实也听出这其中的意味来了。

  她直接从空间之中拿出符纸。

  和林远阳不同,梅照空当然是一直有关注“林冬连”和“林水馨”的动向的。

  和水馨猜想的不同,他之所以一直没有将“林冬连”的身份消息卖出去,其实只是待价而沽。

  后来……他也实在是解释不清,这人怎么做到两个身份共存的。

  哪怕告诉别人,也没有说服力。

  所以才一直闷住了。

  水馨直接用紫气对着梅照空激发了符箓。成雪颂可以这么做。

  然后,她就看见,符箓被红色的“火光”席卷,眨眼间烧了个干净。但她却完全没有感受到烧灼之感。

  这啥意思?

  水馨继续懵逼。

  空间里的成雪颂却自然是看懂了的。他的神情凝重,“他的父亲是被驱逐的林氏宗室。”

  水馨:!!

  被驱逐的林氏宗室,这意味着要开宗祠,奏表先祖,去除玉牒,特别繁琐的操作流程。如果不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是不会有这种设定的。

  看看梅照空嘲讽的笑容,水馨在空间问道,“能据此确认他的父亲么?我就知道他外号惊空剑,剑心中期。剑意和空间有关。年纪什么的,也不知道。虽然在明国挺有名气。”

  成雪颂摇头。

  哪怕是同样的顶级资质,晋升剑心的时间也很难说。不知道年龄,怎么推断?以林氏的人口基数,“逐出宗族”这种事再少见,几十年也怎么都能有一起。

  “看起来……”梅照空摸着下巴,似乎在看什么乐子。

  但他最终什么都没说。

  被反主为客的林远阳却忍不住了,“等一下,林姑娘你手上为什么会有皇室的符?”

  “皇室的?”水馨愣了下,诚实的道,“是之前成雪颂成剑首给我的。”

  行吧。

  林远阳没有立刻追究这种很难分辨真假的问题,眼神复杂的看着梅照空,“没想到,梅剑首居然是林旌的后人。”

  显然,这位宗室的暗手,同时知道那张符箓的表现意味着什么,也知道梅照空的年龄。

  成雪颂顿时明白了,“林旌因为杀死当时的三皇子而被逐出宗族。但他杀人的原因是因为皇子作恶,宗室保住了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