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9 清理人口?
作者:小小沙丁鱼      更新:2020-06-02 01:13      字数:3033
  成雪颂仔仔细细的在空间里,将自己离开华国前见到的各种事情都捋了一遍。

  还是想不出,华国局势大变的缘由。

  从林殊和邱醉两人南下时的表现也看得出,宗室和世家也没有阻止皇室的意思。顶多准备事实上分裂。

  而当宗室和世家抱团,哪怕这些人里面有一半的人手倒向皇室,在皇室也必须要派人解决万仙殿事件的前提下,剩下的人也足以自保了。

  何况,他为皇室做了许多密事,消息也灵通。

  据他所知,皇室距离冲破束缚还欠了不少火候——若非如此,也不会那么在意卧龙山脉的最后成果了。

  偏偏那成果他们又没有弄到手。

  成雪颂当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另一边,周永墨算是剑心里面比较擅长交际的,水馨也算得上是自来熟。等一天没有等到该接的来接,决定主动出击,去找这座城市里显得异常沉默的修士们打探消息。

  至于怎么找?

  鉴于是水馨找的客栈,他们也没去其他地方。直接选在午膳的时候,确认有修士(剑修和道修的搭配),跑到了客栈的二楼喝酒点灵食,周永墨就带着水馨和小白凑了过去,直接坐到了他们旁边。

  这两位都是筑基层级。

  在周永墨没掩饰自己身份的情况下,也不敢表示反对。

  “我们从海外来的,简直是一抹黑。只能找你们打探消息了。”水馨作为“身份相当的晚辈”,主动搭话。一边还撸着小白的大脑袋,一副无害的模样。

  “这个澄海城好奇怪啊,府衙那边都没有什么任务可以领的。那待在这座城市做什么呢?定期主动去海外找妖兽来杀?”

  道修嗤笑一声,没有回答。

  引剑的那个剑修却胆子大一点,直接烦躁道,“只是最近而已。以前澄海城顶多就是妖兽少一点,其他和别的海疆城也没什么区别。”

  “最近?最近出什么事了吗?”水馨道,“我们救了一个倒霉的宗室子弟呢。但他什么都不肯说。不多也多亏了他,我们两人才能进城。”

  “宗室子弟?”道修明显有些感兴趣了。

  “对啊,非常倒霉的一个人,明明是有修为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修为都没了。”水馨肯定的说。

  低声嘀咕道,“简直像是被榨干了一样。”

  周永墨忽然听到这句话,都忍不住轻咳一声。另外两个人更是脸色古怪。

  只有小白不以为然,继续主动蹭水馨的手。

  “救了这样的倒霉蛋,那家伙只是引你们入城?没有其他谢礼?”

  “目前没有呢。”水馨惆怅的说。

  “你未必能等得到。”剑修看了眼周永墨,插口。

  “为什么啊?”

  “之前听说,皇帝召集所有宗室子弟回京。是急召。澄海城目前可是有大儒坐镇的,要有宗室子弟去拜会,肯定就直接送回京了。谢礼这样的小事,大儒怎么会管。”

  “什么时候的事?”水馨震惊。

  她才是正宗的宗室女好吗?但水馨肯定的是,自从被林诚月那家伙无礼的打扰了一次以后,她并没有感受过林氏血脉的躁动。

  “一个月前吧。传到这里的时候是一个月前。”道修道。

  “没有说是为什么吗?”

  “没说,这有什么关系,林氏自己的事。”

  “那,明国那边的宗室也被召回了吗?”

  “听说是……你关心这个做什么?”道修有些不耐烦了。

  “我姓林啊!虽然只是旁支。”水馨一脸“当然要关心”的表情,“明国那边的宗室我都认识的。”

  道修:……

  剑修:……

  “也许你应该庆幸你只是旁支。”剑修似乎看在她的身份的份上,透露了一个听说的内幕消息,“听说宗室子弟都有‘玉牒’这种东西。皇帝就是用这个召回宗室的。”

  水馨明白了——她的玉牒被林殊拿走了。

  林殊一个月前应该就已经到了万花门那边,不知道感应到了什么没有?都已经准备和皇室决裂了,应该也会对血脉牵绊之类的东西做好准备?

  “这不对。”空间里的成雪颂皱眉道。

  “哪里不对?”

  “别忘了,宗室是用来牵制皇室的力量之一。”成雪颂道,“管理林氏血脉的是宗室而不是皇室。皇室就没有权力召集全宗室。”

  水馨微微张嘴,原来还有这样的说道啊?

  “所以是皇室已经把宗室残留的力量全掌控了?”

  “至少在某些事上,说服了宗老。”成雪颂道,“但林左相不在,他们能做到的也有限。”

  所以林殊南下还有这方面的原因吗?

  她直接带走了宗室的一部分权限。

  光是她带着南下的那几个宗室子弟——他们跟着林殊去了万花门——就注定皇室不可能将宗室子弟全部召回了。

  “多谢提醒。”水馨舒了一口气,对那个剑修道谢。

  剑修没吭声。

  水馨扭头去看周永墨,将成雪颂的推断传音告诉他了。

  现在这座城市,不知道是大儒下令还是怎样,没有私下的禁制。他们两个也入乡随俗了。

  水馨的实力和控制力,让她并不担心被监听。

  周永墨若有所思。

  “看来我们休整过后,还是尽快南下。”周永墨没有摆出前辈的架子来。

  水馨点点头,“又不是祭天祭祖的时候,听起来是不大好。”

  这种平等感觉的关系,让两个被打探消息的修士都感到稀奇。

  水馨两人也不以为意。

  对于“没人来找”这一点,其实也就几种可能。

  其一,吴右相为人高傲,卧龙山脉的最后精华也不再重要。所以根本懒得理会他们。

  其二,吴右相是真的不知道“林冬连”这个身份到底意味着什么。

  其三,男版林诚欢压根儿就没把他们的身份说出来。

  要说吴右相想要阴谋杀人?

  那直接召唤他们就行了。

  要“处理”的话,在大儒的意识里,根本就用不着多少时间。

  作为一个大儒,根本就用不着弄更多的阴谋诡计。他总想不到,水馨恢复了实力,能弄出个“伪领域”来短时间硬抗元婴级吧?

  这三个选项,其实应该是第三种更有可能。

  林诚欢没有将他们的事情说出口的原因,却不好判断。

  水馨他们也是想要吸引注意,让人注意到他们的不同寻常。

  主动打探消息什么的,怎么比得上让人主动送上门呢?

  “何止啊。”好奇之下,那个道修却是主动开口了,“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澄海城其实有段时间,在附近看不到妖兽了你们知道么?还有之前那个……”

  剑修咳了一声。

  道修还是住口了。

  这两人看来是长久的搭档,剑修有些消息渠道,为人还是少了剑修原本的锐气。

  见他们不肯再多说下去,水馨也没有纠缠,带着小白,跟着周永墨离开了。

  然后,这次的出击是有效果的。

  当天他们再次去公示那边看了眼,没有看到新任务。回到客栈的时候,水馨就在自己的房屋里看到了一张纸条。

  上面画了一张简陋的澄海城地图。

  地图上又圈了一个距离城中心很远,靠近内陆的城边的位置。

  明明是个修炼者很多的城市,居然如此弯弯绕绕的想要靠人群的密度来隔绝大儒的感知。水馨对此也是服气的。

  但是,当然不可能不去。

  毕竟,澄海城的情况,那貌似安然度日的凡人和讳莫如深的修士,都在告诉她,华国出现大变。现在即使还没有惊涛骇浪,也是暗潮汹涌,汹涌到了被很多人感知到的程度。

  总得找更多人,才能得到更多信息。

  被画出来的位置,是一个城西的酒馆。还是个建立得挺华丽的地方。似乎是为商队准备的——和所有海疆城一样,这里的大半生活物资要靠外地运输。

  就算是长期停滞,没有海内妖兽来“产出特产”,官方也会保障海疆城民众的基本生活。这就让商队更加络绎不绝了。

  看到这么一座酒楼,倒是叫本来以为,保不定会在暗巷、赌场之类比较混乱的地方接头的水馨有些惊讶了。

  店小二看到她带着的小白,立刻就迎了上来,言语殷勤,一副“客人你终于来了”的模样。

  将两人一兽引到了一座雅间之内。

  更让人意外的是,这座雅间里,坐着一个毫无修为,穿着华丽,看着是商人的凡人。他的年纪大概三十左右,看着颇为雍容。

  作为商人,口才自然是没问题的。

  先是对周永墨行礼寒暄,态度让人如沐春风。自我介绍就是,“鄙人姓林,名林远阳,和姑娘一样,是林氏旁支。”

  “因为林氏宗室都被召回,所以林氏旁支开始抱团?”水馨不大客气的道,“是宗室终于准备清理林氏过多的人口了?”

  “大约还真是如此。”林远阳以一种矜贵的态度点头。

  水馨反而差点惊呆了。

  随即倒吸一口冷气——等下,仙海城那个封印能够加固,就是靠得献祭林氏宗室血脉啊!按照男版林诚欢的说法,那些林氏宗室血脉的作用,超过了仙海城的其他民众之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