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竖子不足与谋,我认栽!
作者:游戏文字      更新:2020-09-13 10:29      字数:2067
  两名衙役带着脸色苍白、精神萎靡的庞董来到公堂上。

  李师师看到这个陷害父亲的仇人,那张绝美的容颜上,布满了愤怒之色。

  噗通!

  庞董看到坐在明镜高悬下的叶坏,立刻跪拜而下,叩首:“包大人,小的一切都招都招!”

  同在公堂一侧坐着的许州知府周长青与师爷见状,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们感觉事情不对劲啊!

  庞太师不是派人来,通知他们要与庞董统一口径,咬定王寅就是偷盗庞董染坊染料配方的贼,而在狱中畏罪自杀吗?

  现在是怎么回事?

  庞董这厮要认罪啊!

  啪!

  叶坏一拍惊堂木,威严道:“那你还不速速招来!”

  庞董跪拜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道:

  “小人立刻道来。李师师小姐说的没有错,他父亲王寅是一个正人君子,并不是盗贼。那金黄色、紫色染料配方,就是王寅发明的。

  他手下的五名染坊工人,也可以作证。

  是小人被猪油蒙了心,贪婪王寅的染料配方,从而花钱买通原咸平县县令南长清与其师爷,诬陷王寅偷了我庞董染坊的配方,并在狱中令人勒死了王寅,造成其畏罪自杀假象。

  从而霸占王寅的染料配方与染坊!大人小的都说,您一定要从轻发落小的啊!”

  “庞董,你他娘的放狗屁!”

  还不待叶坏发话,坐在一旁的许州知府周长青,迫不及待的跳起来,破口大骂道。

  他不激动才怪,他就是当年的咸平县令。

  若是被定罪,南长清不但前途尽毁,而且还会被斩首示众,性命休矣!

  此言一出,在府衙门口围观的百姓们炸锅了!

  “我的天,这是真的吗?”

  “庞董都认罪了,一定是真的!”

  “无法无天,实在太无法无天了!官商勾结,陷害无辜的王寅!”

  “王寅太可怜了,不,师师姑娘才是最可怜的!她那样一个美若天仙的人儿,被害的进了青楼!”

  “包大人,定要严惩此案的所有罪犯,不杀他们,不足以平民愤!”

  啪

  叶坏一拍惊堂木,声震四野,沉声道:“肃静!一切本府自有公断!”

  众人尽皆闭嘴不言。

  叶坏道:“带五名原王寅染坊的染工!”

  很快五名同样脸色苍白、精神萎靡的染工,跪拜在公堂上。

  他们如实说明,是王寅研制出金黄色与紫色染料配方,并将王寅的研制过程都说的清清楚楚。

  王寅为研制出此两种染料配方,花费了足足十年之功。

  十年磨一剑,可谓费劲心血。

  原本,染料出来可以坐享成功果实了。

  谁曾想,王寅却被人害死,抢夺成果!

  众人听了染工的诉说,更加愤怒!

  李师师泪水止不住的流淌!

  叶坏沉声道:“来人,将当年在狱中勒死王寅的罪犯王狗三带上来!”

  叶坏带庞董下十八层地狱归来后,就得到了王狗三是勒死王寅执行人的消息。

  他立刻派人,去将王狗三控制。

  一名满脸横肉、有着凶悍之色的中年男子,被带上公堂,跪拜在叶坏面前。

  “说,当年你为何要在狱中勒死王寅,是谁指使你干的?”叶坏一拍惊堂木道。

  王狗三涕泪横流道:“包大人,是……是咸平县令南长清指使我干的,我不是主谋,求包大人饶小的一条性命!”

  此言一出,众人议论纷纷。

  “果然是那狗官南长清与庞董官商勾结害死了王寅!”

  “这等狗官就应该杀了,喂狗!”

  “现在,看他还有何话可说!”

  “他娘的……”

  南长清与师爷脸色一阵苍白。

  不过,南长清还是颤颤巍巍的反驳道:“他们……胡说八道,放狗屁!他们合起来,陷害本官!”

  叶坏沉声大喝道:“来人,拿下周长青与其师爷,现在证据确凿,休想抵赖!”

  “包大人,我们是冤枉的,冤枉的啊!”南长清与师爷焦急叫唤道。

  叶坏一拍惊堂木,看着被强行摁着跪拜在面前的两人,沉声道:

  “本府审的案子,从来就没有冤枉之徒。

  青天三铡刀,也不斩冤枉鬼!

  南长清、周坤师爷,你二人若是乖乖认罪画押,可以少受点皮肉之苦。

  若是不签字画押,那也没有关系。

  现在已证据确凿,本府让你享受完大刑之后,再开刀问斩!

  来人,大刑伺候!”

  听到“大刑伺候”四字,南长清与周坤二人脸色惨白,吓得直打哆嗦。

  他们平时就经常对人动大刑,深知大刑的可怕与痛苦!

  若是所有大刑都尝一遍,不死也要丢半条命。

  那滋味,绝对是……

  南长清与周坤对视一眼,两人眼里都有着绝望,知晓今日在劫难逃。

  他们确实徇私枉法,犯下滔天罪恶!

  目前凭借堂上的这些罪证,就足以定他们二人的死罪!

  既然,横竖都是一个死,何必要遭那么多罪!

  南长清狠狠瞪了一眼死狗般的庞董,仰天一叹,道:“竖子不足与谋,本官认栽!”

  “我也认罪!”师爷周坤绝望道。

  啪

  叶坏一拍惊堂木,声震四野,威严道:

  “王寅一案重审,已真相大白!

  王寅是被陷害,冤死狱中的!

  现本府宣判:

  陷害王寅主谋庞董、南长清、周坤,与执行者王狗三四人斩首,斩立决!

  其余牵扯其中的官员,再依据大宋律例法办之!

  此案对王寅不公,对其唯一孤女李师师更是不公,庞董所有非法所得财产与庞董染坊,判陪李师师,权当补偿!”

  “包青天!”

  “包青天!!”

  “包青天!!!”

  在府衙门口围观的百姓们,纷纷大声呐喊道。

  他们对叶坏的判罚,非常满意!

  发自内心的称赞他。

  叶坏一拍惊堂木,沉声道:“摘掉南长清乌纱帽,革去其徐州知府之职!”tv手机端/

  王朝立刻上前,摘下对方乌纱帽。

  叶坏继续威严道:“让众罪犯,签字画押!”

  公孙策书好认罪书,让庞董、南长清等人一一签字画押。

  叶坏道:“抬狗头铡、虎头铡!”

  八名衙役吃力的抬出两尊威风凛凛、杀机四射的青铜狗头铡与虎头铡,立于公堂之前。

  叶坏抓起生死令签,往前一抛,杀气腾腾道:“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