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神了,真神了!
作者:游戏文字      更新:2020-09-13 10:29      字数:2068
  原本众人还以为叶坏只是做做样子,没想到对方动真格,真要刨坟啊。

  一队衙役拿着锄头就开始一顿挖。

  站在旁边不远处的柳金蝉父母,脸上布满紧张与担忧,双手合十跪拜而下,向漫天神佛祈祷!

  可怜天下父母心!

  人生最大的悲哀之一,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要不是包大人一而再的保证,真的可以让爱女还阳复活,他们是绝对不同意挖坟的。

  逝者已矣,应该让她入土为安,不应再去打扰。

  但包大人信誓旦旦的保证,让柳金蝉父母心中燃起了希望。

  随着衙役一锄头一锄头挖出坟土,很快一具刷着暗黑色桐油漆的棺材被挖了出来。

  嘿!

  嘿!

  嘿!

  七八个衙役一起使力,喊着号子,终于将棺木给抬了上来。

  叶坏威严道:“开棺!”

  铛铛铛!

  众衙役又用撬子,将一枚枚棺材钉给撬出来。

  终于,厚重的棺材盖,被打开。

  许多胆小的人,都不禁闭上双眼,不敢去看那惊悚的场景。

  当然,也有胆子大的,眼眸眨也不眨的盯着。

  接下来,他们看到了令人无比意外的一幕。

  棺盖被打开后,只见里面躺着一个人,一个清秀美女的少女。

  她穿着寿衣、脚上一双红色寿鞋,整个人没有丝毫腐化,除了脸色苍白一些外,与生人无异。推荐阅读tv//

  少女正是柳金蝉不假。

  此时,她好似只是睡着了一般。

  柳金蝉父母看到棺木中的女儿,泣不成声。

  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禁嗞嗞称奇!

  “我的老天爷哟,柳金蝉下葬一年多了,居然肉身不腐!”

  “真是闻所未闻的千古奇闻啊!”

  “今日,我老头子算是大开眼界了!”

  “神了,真是神了!”

  在众人的纷纷议论声中,叶坏手中抓着一只葫芦,走上前去,来到棺材所在之处。

  他看了一眼死而不腐的尸体,知晓这是柳金蝉气数未尽,即便红判官将她留在生死簿上的记录撕毁,也是没有用。

  冥冥之中,自有上苍护佑之。

  叶坏让展昭、武松打起两把大油纸伞,遮盖住柳金蝉尸身。

  而后,叶坏打开葫芦,沉声道:“柳金蝉回到你的肉身之中去吧!”

  言出法随。

  叶坏开启天眼,只见从葫芦中飞出一片光霞,落在了柳金蝉尸身上。

  长长睫毛颤动间,柳金蝉睁开了双眼。

  “活了!!!”

  “真他娘的活了!!!”

  “我的苍天,我的大地!死了一年多的柳金蝉,活了啊!!!”

  “这……这包大人真是神了!!!”

  众人看到这一幕,震惊不已!

  有些胆小者,被吓得脸色苍白,说话都不利索了。

  “金蝉啊!呜呜呜”柳金蝉的父母,没有任何犹豫,立刻跑向棺材,哭泣不已!

  这是喜极而泣!

  柳金蝉略微迷茫了一下,她便爬出棺材,与父母抱在一起,哭做一团。

  好不容易,三人止住哭泣,齐刷刷的跪拜在叶坏面前,感激涕零道:“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起来吧!这一切都是本府之职责!”叶坏难得谦虚道:“柳金蝉你能复活,也是命不该绝!”

  接着,叶坏看向展昭、武松、王朝马汉等人,沉声道:“去颜查散墓地!”

  语毕,叶坏带领众人离开。

  很快,他来到颜查散埋葬之处,如同柳金蝉一样,打开棺木看去,死了一年多的颜查散,同样肉身不腐。

  叶坏抬头,看着停靠在高枝上的黑乌鸦,沉声道:“颜查散,你还等何时?速速魂归肉身复活!”

  众人闻声,皆是好奇的看向那只黑乌鸦。

  噶

  只见黑乌鸦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啼鸣,拍打着翅膀,飞向颜查散尸体所在,停留在棺木上。

  而后,黑乌鸦做出人类的跪拜姿势,向着叶坏跪拜而下。

  “去吧!”叶坏道。

  紧接着,他看到颜查散的魂魄脱离黑鸦,飞进尸身之中。

  毫无悬念,很快颜查散如同柳金蝉一般,苏醒过来了。

  其父母也是抱住他,哭泣不已。

  ……

  叶坏命令武松、张龙、赵虎三人,带着一批武进县衙役,前去抓拿人犯李保。

  当武松等人到达是,李保正在收拾行李,准备逃窜。

  他原本以为,包拯只是吹牛皮,不可能复活柳金蝉、颜查散,可以高枕无忧。

  但李保在刚才得知,柳、颜二人真的复活了。

  顿时,吓得他马上要跑路。

  不过,却是迟了。

  李保刚刚走到门口,便见一柄寒光四射的雪花镔铁戎刀架在了他脖子上。

  武松道:“某乃开封府权知包大人手下护卫,你李保与一起命案有关,现特带你去武进县府衙受审!”

  “我冤枉啊!大人!”李保赶忙叫嚷道。

  武松没有理会对方,冷冷道:“带走!”

  ……

  一个时辰后,武进县县衙公堂。

  叶坏身着知府官府,头戴乌纱帽,大马金刀的端坐在县太爷交椅上,头顶“明镜高悬”四字牌匾,显得无比威严。

  县衙门口已经围满了百姓。

  啪

  叶坏一拍惊堂木,声震四野,沉声道:“升堂!”

  “威武!”

  “威武!”

  两排衙役敲击着水火棍,齐声发出呐喊,顿时,越发的威严、肃穆,所有人尽皆闭嘴不言。

  叶坏沉声道:“带李保、柳金蝉、颜查散三人!”

  很快,三人跪拜在叶坏面前。

  他一拍惊堂木,沉声道:“柳金蝉,是谁将你杀害?”

  “大人,是无赖李保!”柳金蝉咬着贝齿道。

  “那人可在堂上?”

  柳金蝉指着身侧李保道:“就是他!”

  叶坏又是一敲惊堂木,喝道:“李保,你先害柳金蝉性命,而后又嫁祸给颜查散,也害其丢掉性命,你可知罪?”

  “大人啊,我冤枉啊!”

  李保赶忙喊冤道:“此案,武进县知县去年就结了啊确实是颜查散杀了柳金蝉,与我无关啊!而且,颜查散身上有柳金蝉的丝帕,人证物证俱在,最后还签字画押了。”

  叶坏看向颜查散,道:“那丝帕是怎回事?”

  “大人……这个,小的不能说!”颜查散看了柳金蝉一眼,无奈道。

  李保闻言,赶忙道:“大人,你听到没有,颜查散不说,他心里一定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