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归顺【万更求月票哦】
作者:作家早安夏天      更新:2020-09-22 12:27      字数:2063
  “哈哈!”柒隐像抓住把柄似的,回头指着它,“看吧,你果然在骗我。想等我走出去的时候,背后捅我一刀吧!”

  月见:“别误会了。我不是骗你,只是提醒你,考虑一下走出这个天道院的后果。”

  柒隐:“呸,能有什么后果,你不背后捅刀,就没事。”

  月见摇摇手指,“你考虑得不够周全。首先,我没必要杀你。用脑子想想吧。你离开这儿后,会怎么样呢。继续当你的狩王吗?”

  柒隐:“不然呢。”

  月见:“太天真了。你还能安稳地当你的狩王?你可知修罗场一战,因为你输给米卡卡,害了多少狩倾家荡产吗。多少狩正等着干掉你呢。只要你走出这个天道院,我敢肯定你会死无全尸。”

  月见的话让柒隐足够的心理震撼。思忖之下,他才恍然醍醐灌顶,算是彻底明白月见话中的意思。

  月见吩咐隐馆刚矢:“告诉他,第三场,我们赢了多少钱。”

  “是的。主人。经过统计,第三场,我们一共赢了51亿3千万。”

  “也就是说。柒隐,你害人家输了51亿。”

  月见的笑声从面具后面泄出。

  柒隐已是目瞪口呆,呆若木鸡。听到这个天价,他彻底懵逼了。

  在座的各位试想一下,如果你害别人输了这么多钱,你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

  当然是跑路,躲避追杀啊!

  月见:“看到了吧,因为你,有多少人亏死了。如果你敢现身的话,他们会以为你跟我们天道院合伙坑爹。到时候,无需我出手,你也等着被人追杀。这就是为什么我愿意让你离开的原因。”

  柒隐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说,“可是这样,你们也会受牵连的吧。”

  月见说:“就算没有你,我们天道院赢了这么多钱,也已经成为人们的眼中钉了。不过,我不怕,因为,我很强哦。我悄咪咪地告诉你,我的实力是在【帝脉】第五阶之上哦。这样的我,我想不会有人会傻到送死吧。但是你呢。没有英雄神器的你,能撑多久?”

  “我也是帝脉第一阶!我怕谁!”

  “不不不。你虽然是帝脉,但没听说过一句话吗,蚂蚁咬死象。”

  “啥意思?”

  “意思是,蚂蚁力量虽小,但数量多的话,大象也扛不住。换言之,你再强,你扛得住那些输红了眼的赌徒?”

  “嘿。这么说的话,你也会完蛋哦!他们要是也找你报仇呢?”

  “我无所谓啊。谁认识我。我换个马甲,就能继续快活自在了。你可不一样,你是名人,狩界哪个不认识你啊。”

  “……”

  柒隐沉默了。月见的话句句在理。

  月见还继续补刀,说:“现在你面临的,不仅仅是被追杀的问题。还有……”

  柒隐急得忙喊起来,“还有什么!”

  月见用眼神示意一下盛启璐,盛启璐马上会意,拿出一张通知书,说:“你欠了三个月房租。你家包租婆在你家门口贴了一张通知,限令你三天之内搬出去。”

  柒隐再次遭受打击。

  他竟然,无家可归了?

  月见语气很得意:“呵,真没想到。你就要被扫地出门,睡大街了。我真同情你。”

  柒隐脸色难堪得不能再难堪了。

  月见继续说:“还不止哦。”

  柒隐都无力吐槽了,“还有?!!!”

  盛启璐说:“你已经半年没给鬼影队出薪水了。等你出去后,我估计有相当一部分的队员会找你讨薪。”

  月见托腮,“哎哎哎,农民工讨薪的节奏呀。你这个发不出工资的无良老板,年关难过咯。”

  说得柒隐都有点想哭了。别以为养一支特种部队很过瘾,没有工资,谁帮你干活!!!为了养家糊口,他都已经每天打三份工作了,没日没夜地干活。谁能想得到,送外卖,卖奶茶,搬家公司的那个累得汗流浃背的少年就是堂堂的狩王呢。

  名号很响亮,现实很骨感,你以为狩王不用干活吗!!!

  谁让他是一个穷到响叮当的狩王呢!

  过着这样的生活,像极了那些赚几千块底薪,还要扮高尚白领的社会人士。

  月见说,“如果,你投靠我,我不但可以给你出薪水,每个月10个金币,帮你解决欠款,还会给你买一间高级公寓。嗯,就在乱神市b街区,房子已经找好了。钥匙就在这儿。”

  盛启璐拿出房间钥匙,“坐南向北,明亮通风,还有无敌海景,超大阳台,给你一个五星级的家。”

  这房地产商的广告词,套用过来还蛮贴切。

  这让柒隐顿时有点小激动,“真……真的吗?”

  我可以拥有自己的房子了?

  在乱神市,拥有一套房子,那就是成功人士的象征啊!

  “家具齐全,马上就可以拎包入住。”

  “噢!”柒隐都脑补出他坐在阳台上,翘起双脚看海景的诗意场面了。

  这天道院开出的条件,太诱人了!

  看到柒隐的表情,月见就知道他的计谋看来要成功了。他马上就要收服柒隐了。

  果然,不管是狩王还是人类,最终还是得屈服在金钱之下。

  柒隐在经过慎重的考虑后,终于说,“好!我可以臣服于你。但是,我有个条件。”

  月见:“你说。”

  柒隐:“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隐馆刚矢:“大胆,你竟敢对阁下如此无礼?!”

  柒隐抱着双臂,傲娇,“我总不能跟随一个连真实身份也不敢暴露的主人吧。不给我看,我就不干了。”

  “哈哈。”月见笑道,“ok。既然你想看,那你得做好心理准备了。”

  终于,月见拿开了他脸上的狐狸面具。

  露出了真面目。

  当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柒隐竟然吓得步步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指着他,全身战栗不已,“你……竟然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