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万里功名莫放休
作者:老山活着      更新:2020-08-02 00:07      字数:9617
  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再对比如今人人喊打的局面。焦芳再也控制不住感情,一任浑浊的泪水,在布满皱纹的脸上流淌。

  焦芳发泄了一番,总算是稍微安静下来了。此时坐在牛车上,焦芳心绪烦乱,思前想后,他的脑海里走马灯似的旋转着一个人影,反反复复都是齐王朱厚炜,在他看来,正是齐王搞的廉政公署,才使他落得今日的下场。

  钱铁案发后,受到牵连的焦芳感觉自己很冤,虽然他收受过钱铁的礼物,只不过是一些山货土仪之类的特产,并没收受过大笔的钱财。这并非他如何的清廉,他也爱财,但更想仕途光明,确实没必要收受贿赂。

  焦芳本就出生在官宦之家,从小就锦衣玉食,生活富足。而朝廷现在的俸禄之高,都快赶上宋朝最富裕时候的待遇了,他没必要贪污受贿,也可以过上很富足的日子。在这个时空,朱厚照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大方的大明皇帝,比他那抠门的老祖宗朱元璋,那真是强得太多了。不可同日而语!

  从正德二年开始,监国大王朱厚炜奉旨正式定制禄令,消息被证实后,整个大明官场欢歌笑语,因为人人都知道齐王向来就大方,大家有好日子过。

  果不其然,齐王的大方出乎人的想象,他直接拿宋朝时官员俸禄做参照,制定了大明新的禄令。譬如《正德大明禄令》规定:阁臣、尚书每月人奉料八百银元,衣料二十匹,冬棉二百两。每月禄粟各百石等。这些全部折为现银,林林种种加起来每个月二干四百银元。

  《大明禄令》还规定:为了防止以权谋私,外任官员不能携带家眷赴任,而家人赡养费则由官府财政供应米,面,肉等,每个月还有补贴领取。可见如今大明这待遇多高啊!不可谓不优渥。

  如果对比后世换算一下,以目前大明官方一百个铜元折一块银元计算,太平时期米价,是一石米八十至一百铜元,一块银元基本上可买一石或一石多大米,以明制一石相当于七十公斤算,一块银元价值相当于后世人民币四百到五百元,可以说购买力很强。

  举个例子,一个七品小县令每月正俸禄(相当于底薪)是四十八块银元,等于人民币两万五至两万八千元人民币,这意味着他的年薪就是三十多万元,这还不包括县令所配备的车辆和相关的仆役费用,而且县令属于外放,朝廷每年还给外放官员的直系家眷发放补贴。七七八八加起来,每年的收入差不多五六十万,妥妥的是金领阶层。

  齐王两年前还推出公务员购房公积金政策,每月只要扣除少量的薪资,就可以用很低的价格购买到功能齐全城市别墅,焦芳曾前去参观过,那别墅里面装有电灯电话收音机、煤气炉自来水到家,住进去不要太爽!

  就拿焦芳来说,作为朝廷一品大员,不算补贴,他每年的纯收入超过了两百万人民币,那就是四千块银元,加上各种名目的补贴,实际收入超过一万五千银元,放在后世,那就是六七百万人民币。

  可见正德皇帝对官员有多优厚,虽然这也是从登莱那里学来的,但你也要正德皇帝愿意呀!你要是让朱元璋这么花钱,他肯定会砍了你的脑袋,甚至会剥皮抽筋,太尼玛奢侈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也与国情有关,根本的原因还是国家越来越富了,不客气的讲究是尼玛太富了!

  大明每年光是海贸海关收入都是上亿银元,这搁以前想都不敢想。从朱元璋开始到弘治皇帝,任何时期十年的财政收入总和,都没有现在一年的海关收入高。还不要说没算那些盐税,商业税的收入。如今的大明农业税都变成了三十税一,成了可有可无的收入。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主要就是靠农业税维持一个国家的运行,而从正德时代开始,农业税在国家财政收入中的比例越来越低。这就是工业化和商业化带来的巨大好处,国家的经济已经成功的转型。当然,这和弘治皇帝十年打的基础脱不开关系,只不过成果都被朱厚照享受到了。

  从弘治年间开始,焦芳进入内阁后,其实是起到了积极作用的。因为他不管什么情况下,都紧跟着齐王的指挥棒转,还竭尽全力为新学站台,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这说明焦芳这家伙还是很有战略眼光的,原时空他就一直身居高位,不管风吹雨打都归然不动,没有两把刷子是做不到这一点的。这也说明他很有政治头脑,早在弘治年间,就已经看出了改革是大明的大势所趋,新学代表着未来。

  不出焦芳当初所料,这些年来,鼓吹程朱理学的人声音小了很多,追随的人也越来越少,那些个教授程朱理学的书院早就关门大吉,剩下来坚持的几家书院可以说是门可罗雀,基本上招不到学生,只能够自娱自乐了!

  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往。不管是哪个时空的世人都很现实,既然做官有这么大的好处,而新学又是进入仕途的敲门砖,那些个读书人又不傻,谁会还会一根筋死抱着程朱理学不放?能当饭吃不!

  别说不为五斗米折腰,如果是上万斗,谁又能经受住这种诱惑?除了极个别的榆木脑袋不开窍,大部分读书人早特么的改换门庭,自诩为新学门徒了,整日里“科学科学”的成了这帮人的口头禅。

  以上种种可见,本时空的焦芳真没必要去贪那些小便宜,作为一个聪明人,肯定不会因小失大。至于钱铁这种人,那纯粹是个缺心眼,贪污这么多钱,有地方花吗?焦芳过去是看在都是河南同乡的份上,照顾了一下钱铁,这也是当时的风气,都说照顾乡党乡党,出来做官,谁又没有几个亲朋好友?儿子焦黄中所干的事情,他虽然曾有耳闻,但着实并不知详情。

  只不过焦芳没料到的是,该死的钱铁如此胆大妄为,连着四年虚报两万军士的空饷,贪墨六百多万银元,这按后世的人民币计算,那就是三十多亿呀!早特么的该千刀万剐了。特么的做下这惊天的大案,还连累自己坑下了水。焦芳真是说理都没地说去!

  焦芳今年六十岁出头,已经当了多年的次辅。首辅李东阳身体不太好,已经年近七旬,眼看干完这一届就要致仕。焦芳熬了这么多年,眼瞅着就要登上人生的巅峰,没想到这节骨眼上,居然祸从天降,受此案牵连,一下子就断送了仕途,你让焦芳他如何甘心!如何不伤心欲绝?

  ……

  焦芳一行人一路上都不敢走官道,走的都是寻常很少人走的偏僻小道,一出正阳门后,沿途便都是凸凹不平的土路,加上一连多日未曾下雨,路面比石板还硬。牛车走在上面颠簸得厉害,焦芳老两口被颠得前倾后仰东倒西歪,骨头像要散了架。

  虽然已经十月早已入了秋,但北京的天气犹若酷暑。热辣辣的日头没遮拦地直射下来,路边地里的玉米叶子都晒得发白,焦芳觉得浑身上下如同着了火一般。他虽然感到撑不住,但为了维护尊严体面,他咬着牙一声不吭。

  只是苦了他的夫人,一辈子锦衣玉食住在深宅大院的大户出生的人家,几曾受过这样的折腾?刚出了正阳门不远,焦夫人就差不多要晕过去了。亏得老仆焦忠寻了一把油纸伞来撑在她的头上,又不断拧条用井水浸湿的汗巾为她敷住额头,才不至于中暑。

  大约午牌时分,牛车晃晃悠悠来到宣武门外五里多地一处名叫真空寺的地方。这是一座小集镇,夹路一条街上有二三十家店铺,也真的有一座真空寺。从这里再往前走就算离开了京畿,踏上了直通河南的官道。

  走了这半日的路,大家已是口干舌燥饥肠辘辘,焦芳正想上前和这拨催逼甚紧的缇骑兵的头目、一个态度蛮横百般刁难的小校打个商量,想在这小镇上吃顿午饭稍事休息,等日头偏西后再上路,抬头看去,却发现前方街上已停了一辆黑色的马车,车旁站了几个人,仔细一打量,为首那人正是如日中天的齐王殿下,焦芳顿时一呆。

  此刻的朱厚炜身上穿着很普通的布袍,乍一看,就像个读书的士子。黑靴小校一看有人拦路,再一看竟是齐王,连忙滚鞍翻身下马。若在平常,这样一个低品级的小军官见了齐王殿下,早就避让路旁垂手侍立,但现在情形不同,小校是领了皇命押送焦芳回籍的,官阶虽卑,钦差事大。

  因此小校不但不敢避道,反而迎上去,行礼后问道:“缇骑司小旗候三参见齐王殿下。卑职皇命在身,负责押送钦犯回乡,职责所在,请殿下原谅!请问殿下突然拦下钦犯,有何公干?”

  朱厚炜知道焦芳今日回籍,故提前来这里候着了,这会儿他并不与小校计较,微笑着说道:“候三,你的任务完成了,把人交给本王吧。你现在回去复命,告诉朱指挥,就说钦犯本王另有安排。”

  “啊,殿……殿下,这……恐怕不太合适。”小校一听吓了一跳,顿时有些结巴。这事与自己的差事瓜葛太大了,忙堆起了笑脸,问道,“殿下,实在抱歉!没看到圣旨,卑职委实不敢奉命,不知殿下要这钦犯有何贵干?”

  “大胆!”朱厚炜还没说话,马三炮顿时不乐意了,上前斥道,“不要命了!你一个小小缇骑小校,殿下要干什么,是你可以问的吗?”

  “闭嘴!马三炮你别吓唬他,候三也是职责所在。”朱厚炜抬手止住马三炮,从怀中拿出一张纸,递给吓得脸色煞白的候三,说道,“好了!候三,别紧张,你也是公事公办,本王不会见怪的。这事和你没有关系了。拿着这个信函回去给你们的指挥使,你就算是办完了这件差事了。去吧!”

  小校接过纸条一看,只见上面盖着皇帝的玉玺,有了这个信函,他如释负重的舒了一口气,赶紧躬身谢道:“多谢殿下宽容,既然殿下有皇命在身,卑职不敢多问,这就告辞回去复命。”

  说罢,这小校命令把牛车和焦芳夫妇留下,吆喝一声手下的人,飞身上了战马朝宣武门方向疾驰而去。他得赶紧回去复命,私自移交钦犯,这可不是件小事,万一中间出了纰漏,可是要掉脑袋的,他得赶快回去确认一下。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焦芳傻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都忘记了与齐王见礼,只是傻傻的坐在那里。朱厚炜见他浑身脏兮兮的散发着恶臭,不禁皱了皱眉。昔日阁老如今形同乞丐,朱厚炜心里面也有些不落忍。

  他挥手对马三炮吩咐说:“你安排一下,找个地方让焦先生夫妇沐浴更衣,嗯,就在京南驿安排个院子让夫妇俩好生休息一下,中午的时候我再过来。去吧!”

  “是,殿下!”

  马三炮赶紧让人赶着牛车前往前面的京南驿,齐王出现在这里,实在让焦芳意外,不过神情恍惚中,他来不及见礼,就被人昏昏沉沉带走了。等他清醒过来,齐王已经坐上马车走远了,这让他一路上后悔不迭。

  京南驿乃官方驿站,这里庭荫匝地,大堂里窗明几净,清风徐来。焦芳老两口在偏房里差不多休息了半个多时辰,正在忐忑不安之中,外面传来一阵骚动,抬眼看去,齐王的马车已经出现在驿站的大门外。

  齐王虽贵为亲王,平日里却非常的低调。常常是青衣简从,连马车都是黑不溜丢的毫不起眼。马车在京南驿院子里停稳以后,齐王下得车来,只清清咳了一声,院子里立刻一片肃静。

  “焦芳现在哪里?”朱厚炜问跪迎的驿丞。

  不用驿丞回答,焦芳已经低垂着双手走出偏房,恭恭敬敬的迎了上来。他早晨出门时穿着的一件蓝夏布直裰,早已经臭气熏天、污秽不堪。进了京南驿后,他刻意换了一件半旧不新的锦葛道袍,看上去倒像是一位乡村的老塾师。

  乍一见他这副样子,朱厚炜顿时想笑。这家伙果真是人精,现在跑过来卖惨,想要博取自己的同情,寻求再次起复。朱厚炜明白这家伙猜出了自己的来意,知道自己有地方打算用他,直接开始跪舔。

  跟这种聪明人和真小人打交道,其实比跟李东阳那种谦谦君子打交道时简单得多,大哥说的对!某些地方,浊官比清官更好用,执行能力更强。朱厚炜心中的计划,也许只有这家伙能够做到,才敢于去实施。这家伙脸皮够厚,放得下身段。只要能够达到目的,道德上基本没啥子底线,可以不择手段地实现目标。

  看到焦芳这点头哈腰的样子,就在这一刻,朱厚炜心里头也就拿定了主意,这人选就是他了。等焦芳行完礼后,他那副殷勤企盼的样子,朱厚炜只装作没看见,反而把他撇到一旁,转而问驿丞:“宴席准备好了?”

  “回殿下,按照马大人的吩咐,都备好了。”驿丞赶紧回答。

  “很好!你们辛苦了。焦老夫人那里,单独送一桌过去,随行家人也都得酒菜招待。孟阳公,我们先去用餐。”朱厚炜吩咐完毕,便与焦芳一前一后进了宴会堂。

  这是一间连着花厅的三楹大厅,窗外树影婆裟,蝉鸣不已。须臾间酒菜上来,摆了满满一桌。驿丞忙乎完毕退了下去,只剩下朱厚炜与焦芳两人坐着酒席。焦芳小心翼翼的坐了半也屁股,低垂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不敢看齐王,也不敢开口说话。大厅里空落落的,倒显得有些凄凉。

  朱厚炜亲自执壶,一边给焦芳斟酒,一边故意说道:“孟阳公,虽然被罢官免职是你咎由自取,但这些年来,本王认为你对帝国还是做出了不少贡献的。本来说多邀几个人来为您饯行,也好有个气氛,但本王转而一想又改变了主意,还是我俩对酌谈心,更合时宜。来,先干一杯。”

  焦芳一听这话,心里一沉,暗忖难道自己猜错了?齐王只不过看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送自己一程。想到这种可能性,焦芳不由悲从中来,端起酒杯眼泪就扑簌簌的往下流淌,怎样止都止不住,那叫一个伤心!

  两人一碰杯,都是一饮而尽。焦芳赶紧执起酒壶,趁斟酒的当儿,抽抽噎噎的说道:“殿下见谅!老臣有些失态,老臣虽然有罪,但心里实在憋屈的慌!”

  朱厚炜心中好笑,却板着脸,冷泠说道:“焦孟阳,你有啥好憋屈的?是不是还感到委屈?你敢说廉政公署对你的指控是捏造的!这些年来,你屡次包庇钱铁,助纣为虐,难道有人逼你?焦黄中收受巨额贿赂,你敢说一点不知情?哼,皇上念旧,只让你致仕,没想到你心中还有怨言!“

  焦芳吓得扑通跪倒在地,赶紧辩解:“殿下,老臣绝对没有怨言,也不敢委屈。只是老臣铸下大错,为朝廷带来如此严重的损失。老臣好后悔自己所作所为,很想为国家效力戴罪立功,呜呜……可惜报国无门啊!”说罢呜呜大哭,那态度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

  看到焦芳这副不要脸跪舔的样子,朱厚炜差点笑了出来。忍住想在他脸上踹一脚的冲动,冷哼一声说道:“起来吧!现在后悔有什么用?都几十岁的人了,要分得清事非,本王最痛恨你们这些文官动不动就拉帮结派,只要是所谓的乡党,就不讲原则的抱团取暖,从来没想过牺牲的是国家的利益。”

  “殿下教训的是。老臣知错了!也很后悔。当了大明一辈子的忠臣,临了老朽真不想背着这样的骂名回乡,恨不得自行了断,一了百了,来世再做牛做马,报答皇上和殿下的厚爱!呜呜……”焦芳爬起来抽抽噎噎的说道。

  “行呐!”朱厚炜听到这样露骨和肉麻的话,差点吐了出来。他强忍着给他一巴掌的冲动,粗暴地打断焦芳的话,说道,“你是个聪明人,猜出来本王这次打算启用你,本王也不跟你拐弯抹角绕圈子废话,朝廷有一个机会摆在你的面前,只看你能不能把握的住。”

  “多谢殿下给老朽改过自新的机会!”焦芳听了立马精神一振,迫不及待赶紧表决心,“殿下请放心!无论你需要老臣做什么,老臣一定办的漂漂亮亮的。您让老臣追狗,老臣绝不敢撵鸡。殿下,请您吩咐吧!”

  “这件事,你能不能办好?本王心里还有些疑虑。”朱厚炜却依然不愠不火,夹了一口菜到嘴中细嚼慢咽吞了下去,又微微呷了一口酒,这才慢条斯理说道,“孟阳公,你知道南洋的椰城吧?”

  “知道,椰城是殿下十年前在爪哇兴建的城市,跟巨港一起都是大明海外的领地,椰城位于爪哇岛西部北岸,在芝里翁河口,靠近雅加达湾,扼守着香料群岛,是大明最大的香料批发地,每年可为大明带来三千多万银元的税收,而且未来还有上涨的趋势。”焦芳如数家珍,说的非常清楚。

  朱厚炜很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家伙这些年的内阁次辅没有白当,肚子里面还是有些货的。朱厚炜欣慰的点点头,说道:“孟阳公,既然你知道那里的重要性,我就不跟你废话了。最近爪哇岛的土著很不老实,他们觊觎椰城的富足,常常偷袭咱们的村寨和落单的侨民,手段非常残忍。前不久刚刚发生了一起惨案,椰城附近一个华侨村惨遭灭门之祸,四百多位大明侨民被屠杀殆尽。“

  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朱厚炜恨恨说道:”这已经不是一次二次了,虽然我们已经清剿了多次,但效果不是很好,这帮猴子总是躲藏在丛林里,很难一网打尽。爪哇这地方太重要了,本王打算把爪哇纳入大明版图,需要一位强有力的总督坐镇。在爪哇华人人数不占优势,那些土著非常野蛮,根本不服王化,如果本王派你去,孟阳公有何良策治理好这个地方?本王给你四年的时间,如果你能治理好爪哇,让爪哇成为华人的家园。这大明首辅的位置,本王就许给你。”

  焦芳听了大喜过望,砰砰砰的心跳都加快了许多。他强忍着内心的激动,仔细思索了一会,又回忆当初看到的爪哇资料,酝酿了一下措辞这才说道:“禀殿下,如果是老臣担任爪哇总督,老臣打算采用腾笼换鸟这种策略。”

  “腾笼换鸟?”朱厚炜有些意外。

  见到朱厚炜有些摸不着头脑,焦芳呵呵一笑立即解释起来:“殿下莫急,请听老臣慢慢解释。首先就是腾笼子,老臣打算由我们控制的南洋海盗出手,把那些部落人口全抓起来,根据资料,这个爪哇岛有上千个大大小小的部落,五六十万土著,人口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爪哇即使最大的部落土人不过数万,以我们提供给海盗们的火枪火炮,只要我们再稍稍支援一下,提高赏金,不消几年时间,爪哇恐怕再也看不到几个土人的踪迹了!这样的话,人口的比例就是华人占多数了,如果我们尽可能的移民,十年后,那里就会跟大明无异。这就是腾笼换鸟!”

  “办法倒是行得通,但抓来又有什么用呢?总不能都杀了吧?”朱厚炜挠了挠头,眨眨眼睛,这老家伙总不会让本王搞种族灭绝吧?这样的事他可做不出来。而且那些自己控制海盗们为啥帮你白抓?

  “当然不能杀,咱们又不是野蛮人,接下来就要用这些人了!”焦芳狡黠的一笑,继续解释道,“殿下,您不是正在为建设铁路的劳工发愁吗?现在铁路建设迫在眉睫,进度如此之慢,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缺乏劳工嘛?现在日子现在好过了,您又取消了劳役,社会上挣钱的法子很多,很多年轻人不愿意遭那份罪,再多的薪酬也不愿意干铁路。但这事总得有人干吧。咱们把那些抓来的人全都运回来当修路工,既解决了劳动力的缺口,又把爪哇清理了一遍,岂不是一举两得吗?”

  朱厚炜渐渐明白了这家伙的意思,感情焦芳这是让海盗帮着自己抓壮丁呢。只要稍稍放出风去,可以用人头换金银,怕是整个南洋海盗们都要发疯了。而且这样的做风险不大,只要价格合适,谁还愿意去当海盗啊?闯到爪哇岛去抓些土人换钱多好!想到这里,朱厚炜脑海中立即现出一副万船奔袭爪哇岛的画面,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狗日的,这办法够狠!

  焦芳微笑着继续说道:“这些人来到大明,人生地不熟的跑也没地方跑,即使再不肯服王化的人,一两代人以后,也会被大明同化。况且这种苦力不比我们的劳工,不需要每月支付薪酬,只要提供些吃喝就行了,虽然辛苦点,却能够保障他们衣食无忧,总比他们在岛上钻林子被蚊虫叮咬强。而且来到大明,他们的下一代还能够得到良好的教育。对这些野蛮人来讲,也不算什么坏事。对吧?殿下!”

  朱厚炜沉默不语,瞥了一眼焦芳。这狗日的一本正经的说得煞有其事,真特么的阴险,不过自己喜欢!想要大明帝国快速发展起来,尤其是铁路的建设就刻不容缓,如果敞开了要,劳动力缺口就不是几万十几万的数字了,而是动辄上百万的缺口!

  虽然可以从大明各地招收,但那需要付出大量的金钱,而且效率还不一定高!但抓壮丁,从海盗手里购买劳力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仅需要支付伙食费和住宿费用,就算怕以后名声不好,最多还支付些工资,算起来成本也很便宜。

  焦芳说的对,一两代人以后,这些土著也肯定会融入到华夏之中,谁还会记得自己的来历。咱们华人比欧洲人人道多了。欧洲人对付印第安人,那就是一个字——杀。咱们可没有那么野蛮,只不过是让他们背井离乡罢了。况且爪哇岛的猴子们在原来的时空,可欠了不少中国人的血债。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9·30”屠华事件自己还记忆犹新呢,老子不以牙还牙,已经是非常仁慈的了!

  这时代南洋还没有什么国家民族的概念,的确是最好的民族融合时期。要办大事,就不必拘泥于形式。一想到一支由几十乃至上百万人组成的低成本建设大军,投入到大明建设之中。朱厚炜就感觉到热血沸腾。想到这些。他不由自主的点点头,脸上露出微笑。

  一直紧张的看着齐王表情的焦芳,见到这情形,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焦芳语气讨好的说道:“殿下,腾笼换鸟计划其实算不了什么。如果您想加快这个进度,老臣还有别的法子。据知这些爪哇土著部落之间矛盾很深,我们还可以直接花大价钱从各部落手上购买俘虏,按照那些土著的秉性,肯定会见钱眼开,为了获得巨额的利润,这些部落相互之间肯定会抓壮丁,相互爆发激烈的战斗,这就是减丁……”

  “打住,打住!“朱厚炜赶紧打断他的话,说道,”行了,行了。本王不想听你今后怎么做,只看最后的效果。不过,刚才听了你的想法。本王改主意了,这爪哇总督的确不适合你。“

  此言一出,刚才还兴奋的焦芳脸上一窒,露出一副大惊失色的表情,顿时成了苦瓜脸。

  “呵呵,有些大材小用啊!”朱厚炜突然来了一个反转,戏谑道:”本王决定了,干脆请皇上直接任命你为南洋总督,依然让你享受次辅阁臣待遇,南洋总督府的治所就设在椰城,包括吕宋,淡马锡、北大年、巨港都归你直接管辖。“

  略一顿,朱厚炜继续说道:”有其父必有其子!你那宝贝儿子焦黄中,本王也奏请皇上特赦他。让他戴罪立功给你当个幕僚吧,如果干的好,以后可以接你的班。南洋的事,本王不干涉你的任何政策,只看最后的效果。四年后,孟阳公,你还是回内阁当首辅吧。本王觉得你挺合适的!”

  “多谢殿下栽培!老臣一定肝脑涂地,报效大明!”焦芳赶紧磕头谢道。

  这实在出乎意料,焦芳大喜过望,没想到把儿子都救了出来。他心里明白的很,自己去南洋需要做些什么,至于名声好不好,自己很在乎吗?自己是为国出力,哪里能计较个人的得失。两个人匆匆吃完饭,朱厚炜像躲避瘟疫一样,直接就撒丫子跑路了。搞得焦芳心里七上八下的,生怕会有什么变故。

  还好!黄昏的时候,焦黄中就被放了出来,一家人重新得以团聚。第二天,宫里面传旨的太监就送来了焦芳的任命公函,同时还带来了从一品的文官官袍以及南洋总督的大印,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丁。

  这天夜里,焦芳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里,他抚摸着这颗簇新的官印,一看就知道,这分明是印鉴局连夜赶制出来的,可见齐王有多着急呀!只盼让他尽快赴任。

  士为知己者死!为了一家人的幸福,焦芳豁出去了。第三天,圣旨下,焦芳正式出任南洋总督,兼文渊阁大学士。出门的仪仗扈从声势气派又是百十号人前呼后拥,马车前更添了六个金爪卫士。一路浩浩荡荡,朝火车站而去,焦芳将在天津港乘船出海,赴椰城上任。

  百年以后,有人打开那段尘封的历史,渐渐地了解了一些历史的真相。正德年间的名臣里,第二任首辅焦芳成为了饱受争议的人物,有些酸腐的文人说他是奸臣,也有历史学家说他是大明的功臣,两种观念褒贬不一,总之是南辕北辙,严重的对立。

  不过有件事却在各种史料中记得非常清晰。据后来的明史记载,焦芳临终前,齐王亲自去探望他,满含着热泪在病榻前,当场亲手挥毫,为奄奄一息的焦芳题了四个字——亮辅良弼。

  亮辅良弼,弼是辅佐的意思,辅也是同样的意思。亮指的是诸葛孔明,良自然就是汉代的张良张子房了。这四个字的意思是形容这个人很有才干,是很好的帮手。用另外一个说法来形容这位就是经国济世之才啦。可以说,这是文官最高的荣誉了。

  这四个字一亮出来,引起了在场人的一片哗然,焦芳能担得起如此高的荣誉吗?有人觉是不是有些太过!据说焦芳看到自己孙子展开的这幅字后,精神一振,竟然从榻上坐了起来。他先是大哭三声,然后大笑三声,含笑而逝,眼角还留着晶莹的泪珠。

  焦芳死后,齐王殿下还亲自扶棺相送,破天荒为他书写墓碑和墓志铭。朝廷也给予他最高的礼遇,死后追封他为平南候,子孙世袭罔替。题写的墓碑上,齐王留下了特别一段文字,让后世前来凭吊的人琢磨不透,不知何意。

  碑文内容如下:

  慨君此日骑鲸西去,满腔血洒向空林,七尺躯委残芳草,问谁来歌蒿歌薤,鼓琵琶冢畔,挂宝剑枝头,凭吊松揪魂魄,愤激千秋,纵教黄土埋余,应呼雄鬼;倘他年君若化鹤东归,一瓣香祝还真性,三分月悟出前身,愿从兹为樵为渔,结鹿友山中,订鸥盟海上,消磨锦绣心肠,逍遥半世,惟恐苍天厄我,再作劳人。

  这位原时空本该名列奸臣榜的人,在这个时空,却成了正德朝凌云阁上的第二人,仅次于李东阳,死后极尽哀荣,李东阳都无法与之比拟。让很多人纷纷猜测,齐王这一举措实在耐人寻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