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1章 雨夜
作者:蜡笔疯叔      更新:2020-08-03 13:00      字数:2033
  “我给孩子写信,可在别人看来,我就是在给皇后写信,所以我不能写。”唐渊叹了口气道:“算了,即便这孩子心里没我,我也无所谓。”

  唐渊这句话得悲苦,尤姑娘不搭腔了。

  这时外面传来张嘎的脚步声,这子好像在犹豫什么。

  “外面是张嘎吗?”

  “将军这都能听得出来?”张嘎探头探脑。

  “干什么鬼鬼祟祟的?”

  张嘎嘻嘻一笑:“朝廷下达军令,免除张云龙大帅之位。”

  “哦,继续下去。”

  “没了。”

  “没了?”唐渊疑惑道:“难道是让张之魁以第二副帅身份暂时接管?”

  “也没。”张嘎看起来也很疑惑。

  “嗯?”唐渊站起身来,喃喃道:“曹太后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呢?”

  就在唐渊陷入思索的时候,帅部副帅张之魁军令下来了,要求唐渊撤军一百里,到果州城附近驻扎。唐渊问传令官为何要撤军,传令官不清楚。

  唐渊来到高处,向敌营方向了望,看不出端倪,让冯飞马去打探,打探的结果是敌军也在撤军。这时唐渊明白了,原来是双方使团达成了协议,一起撤军。而这些消息,传到他这里已经只剩下军令了。

  既然如此,唐渊也不多话,军队开拔。

  可这时又接到唐琪密令,让他暂时不要回来。

  唐琪的信非常短,内容太空泛,一时间有些搞不懂她要干什么,而送信的人则是一问三不知,他是真的不知道,并非装假。

  纳兰信道:“我猜唐琪的意思是不让我们回荆州。”

  “我还以为不让我们回果州呢,”唐渊想了想,“看来这只是一个巧合。”

  部队往回走不到十里,唐渊突然改变了主意,道:“回去。”

  “干什么?”纳兰信疑惑。

  “打仗。”唐渊果决道:“趁敌军撤军,追杀五十里。”

  “为什么?”

  “皇后不希望战争结束。”

  “你是如何判断的?”

  唐渊邪笑道:“凭我对唐琪的了解。”

  唐虎为先锋,带领骑兵旅飞奔而去,陈豹中军紧随其后,唐渊押后阵丢下辎重轻装跟进。

  敌军万万没想到梁军会出尔反尔,唐虎风驰电掣冲了过来,带兵左冲右突,活捉三太保关景鸿。

  四太保关景城带兵返回,欲救其兄,却被陈豹逼退。

  捞到好处,唐渊才再次撤兵,返回果州大营。

  张之魁满脸不解,来找唐渊,进屋就问:“唐渊,你干什么了,为什么你还没到,敌军使者就跑来了?可把你告了一状,还听你俘虏了关雄三太保,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

  张之魁脸色木然,一肚子火不知为何突然发不出来了,疑惑地看着唐渊,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我跟三太保有私仇。”唐渊面无表情。

  张之魁摇头道:“这不是理由。”

  唐渊道:“可我就只有这个理由。”

  “唐渊,你可别居功自傲,这件事捅到太后哪里,你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无论什么结果,我来承担,你只管如实上报,我不怪你。”

  张之魁点零头道:“好吧,既然如此我也救不了你。三太保现在哪里,我要带走。”

  “行,把三太保的尸体交给张帅,让他带走吧。”

  “什么?!你把三太保给杀了?”

  “有仇不报非君子!”

  “你少跟我来这套。”张之魁瞪着唐渊:“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违抗军令,我要一个真实的理由。”

  “我跟他有私仇。”

  张之魁不话了,安静地坐了一会。

  唐渊道:“别想着收我军权,你收不走的。除非咱们干一架。”

  “你这是想造反啊。”

  “恰恰相反,我绝不会主动造反。”

  张之魁摇了摇头道:“我想不明白,大家都你是支持皇帝的,可是现在,皇帝手下有什么呢?除了你,好像没有任何军队。你现在突然挑明了和太后对着干,你这不是把皇帝往火坑里推吗?”

  “其实我也想不明白,可是……总之我是这样做了。”唐渊想不明白唐琪为什么要让他这样做,可是既然唐琪让他抗命,就明她已经做好了准备。

  ——

  洛阳,子夜,倾盆大雨。

  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肆无忌惮地敲打着大地,水雾朦朦,空气中带着潮湿的味道。

  唐琪换上带刀护卫衣装,深夜出宫,来见老丞相唐振。

  唐振已经风烛残年,虚弱地倒在床上,摆了摆手,示意屋里的人都退下。

  苍老的声音响起:“你是怎么出来的?”

  “我让扈兰花睡在了我的屋里。”唐琪浑身湿漉漉的。

  唐振声音低沉而压抑,“皇宫之内,遍布眼线,你一定会暴露的。”

  唐琪站在唐振面前,略低着头,盯着唐振的眼睛道:“他们一定想不到我是从水底游出来的。”

  “那你如何回去?”

  “明日皇上会出宫接我。”

  老态龙钟的唐振坐了起来,“你胆子也太大了。连我都放弃的事,你还要做。”

  “义父只是年老而已,如若再年轻十岁,您不会放弃的。”

  “可惜我不可能年轻十岁,唐溯、唐潇都做不到给我‘续命’。”

  所谓的续命,并不是给唐振续命,而是给唐氏家族续命,唐振对两个儿子都很失望,五儿子唐溯一心支持皇帝,七儿子唐潇有勇无谋,白瞎了那副帅气的好皮囊,两次担任大帅的经历,都暴露出唐潇的缺点,让唐振失望透顶,唐振为此,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同时也失去和曹太后继续斗下去的信心。可这个时候,唐琪突然又冒了出来。

  “你父祁东阳早已背叛唐氏家族,你虽然后改姓唐,可现在你也是皇宫里的人,你觉得,我还会信任你吗?”唐振表情凝重地道:“先把你的计划出来给我听听。”

  唐琪凝眉,还没话,唐振又道:“首先我要知道,除了唐渊之外,还有谁是你的人。这一点很重要,不要对我有所隐瞒,这也是我能帮你的条件之一。”

  “是曹圣。”

  “曹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