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3章 战如棋
作者:蜡笔疯叔      更新:2020-07-06 15:24      字数:194
  唐渊违抗撤退军令,这事儿传到了曹太后耳朵里,太后大怒,责成兵部速拟唐渊罪状,收监入狱等候发落。

  可曹太后的懿旨送到兵部的时候,竟好似石沉大海,没了回应,太后派人去询问兵部,得到的答复是:“皇帝赵策、丞相唐振、八千岁唐溯都不同意兵部草拟的罪名,因此搁置。”

  “哦?唐振从中作梗?”太后疑惑道:“不是说唐渊已经脱离唐氏门阀了吗?唐振为何还要袒护他?”

  犁万堂道:“既然如此,还要不要惩治唐渊?”

  “哼,既然看不清这小子的归属,那就直接废掉算了。”曹太后一挥手,懒洋洋地道:“告诉张之魁,收唐渊兵权。”

  “张之魁密报中说,唐渊态度强硬,要想收他兵权,非一战不可。”

  “哦?”曹太后一愣:“密报什么时候送来的。”

  “刚送来,还没呈给您看。”

  “拿来我看。”

  太后看过张之魁密报之后,脸色沉了下来,“张云龙回来了吗?”

  “回禀太后,张云龙已经回来了。”

  “张云龙已经回来了,唐渊这小子腰板还这么硬?”太后眯了眯眼睛道:“我就不信他手下一万人能闹出什么名堂来,告诉鞠无命、苏背琴,曹豹,协助张之魁、万霖、黄英一起干掉唐渊。我就不信,他一个师敢与六个师对抗。”

  “喏。”

  ——

  由于唐渊追击敌军撤退部队,并活捉三太保关景鸿,破坏了汉中协议,刘洵大发雷霆之怒,命令关雄整体前压,时刻准备过境攻打果州。

  与此同时,梁军副帅张之魁命唐渊、万霖、黄英也战线前压,唐渊驻守流溪城、万霖驻兵南充、黄英驻兵岳池。

  张副帅就这脾气,不服就硬杠,别说你蜀汉刘洵十二万兵马,即便是右律亲王耶律洪的二十万铁骑,又如何?

  照杠不误。

  战可不胜,但不能失去军人的尊严,以身报国,有荣焉。

  “他要是敢来,你就给我打!”

  这是张之魁的原话,唐渊现在还记得清楚呢,可是,他现在手里只有一万人,怎么跟关雄的五万人打,这可真是一个大难题。

  虽然历史上有许多诸如“背水一战”这样的绝地反击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可那些战斗之所以能出名,就是因为少见。大部分时候,还是以多欺少,众胜寡,奇胜常。兵力超过半数,以少胜多的战例,十不足一。

  “小凤啊,我怎么感觉咱哥们让唐琪那小娘们给摆了一道。”唐虎憨憨道:“咱哥们给她卖命,回头可没落什么好处,现在把咱们孤军丢在前沿,如若敌军打来,咱们是送死,还是逃跑呢?这种情况下,唐琪也不来帮帮我们,难道她就眼瞅着我们或死或逃?”

  唐渊没说话,冷着个脸。

  陈豹平常很少说话,可这次却压制不住情绪了,道:“既然唐琪对咱们不义,咱们也没必要给他卖命。”

  唐渊道:“我看不会。”

  “可是至今为止,我也看不透唐琪的目的。”纳兰信皱眉道:“难道说送信的不是唐琪?”

  “不可能。”唐渊与唐琪之间有特殊密码,别人看不懂,“现在梁汉第二次谈判已经在进行中,听说梁朝这次可能会让出两个州,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仗打不起来。那我们就可以全身而退了。”

  唐渊也不确定,但他作为主将必须这样说话,稳定军心。而此时,他已经在盘算,如何脱离险境。

  屋里众将不语,气氛沉闷至极。

  万幸的是,关雄的兵在城外嚷嚷了几天,也没攻城。

  这时张之魁接到太后密旨,要求他联合其他玄甲军中郎将一起收了唐渊的兵权。

  “说得轻巧。”张之魁苦恼道:“收唐渊的兵权,非干一仗不可。现在我们六个师加在一起也不到三万人,真打起来,伤亡必然惨重。”

  “太后的命令,必须执行。”鞠无命道。

  “我没说不打。”张之魁斜了鞠无命一眼。

  张之魁正在冥思苦想最佳的作战方案,却听说唐渊带着部队离开了流溪城,竟然躲进了汉中大将林崇阳的营寨里。而关雄部队迅速占领了流溪城,已经发兵继续向前,兵抵南充,剑指万霖。

  “这……这可如何是好?我总不至于跟林崇阳也闹掰了吧?”张之魁有些蒙了。

  “这时候可不能内乱。”曹豹身旁一名文官模样的人突然说话了,这个人虽然军职不高,可他却是曹豹的亲信,说话的时候,代表的也是曹豹,他不是旁人,正是苏立。

  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大家对苏立还是比较信任的,他说话的时候,大家都选择了沉默,苏立继续道:“经过这段时间修整,咱们玄甲军有接近三万兵力,唐渊一万多,林崇阳将近两万。咱们六万人众志成城,还有希望对抗关雄,而且刘洵现在还没下定决心全力反扑。可如果这个时候咱们内乱,那么,刘洵的想法可就变了。到时候汉中一丢,刘洵兵发长安,大梁朝的半壁江山可就这样葬送在我等之手。唐渊这是在将我们一军,他想保命,如果我们非要他的命,我们可能也要没命。”

  张之魁道:“我听说,唐渊这小子在西域有一个外号,西域人叫他沙漠之狐。他打仗如同下棋,十分狡猾,他更喜欢制衡,而不喜欢猛冲猛打。面对这样的敌人,曹太后不在这里,书信又拖延时日,我们很难完全按照曹太后的懿旨办事。当然,列位可以提出异议,如果觉得我张之魁无德无能,我可以让出副帅之职,把这摊子事交给你们去处理。”

  这烂槽子事谁也不爱接手,而苏立的那一席话本来就是说给鞠无命、苏背琴这样的老牌玄甲军中郎将听的,让他们别咄咄逼人。

  苏立代表的是曹豹,而曹豹是曹太后的亲堂弟,于是鞠无命苏背琴也不说话了。

  ——。

  “禀报太后,唐渊擅自放弃抵抗,送空城给关雄,而他却带着兵躲进了林崇阳的营寨里,现在张之魁觉得难办,请求太后定夺。”犁万堂呈上军报。

  闻言,太后脸色发青,如面罩寒霜:“果然还是唐振老贼从中作梗,老东西,他怎么还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