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9章 祸根
作者:蜡笔疯叔      更新:2020-08-03 13:00      字数:194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唐虎与王姑娘的那点事终于还是被马不彤给知道了,虽然马不彤有了新欢,可是想起这件事来,还是恨得牙根痒痒。

  马不彤正面惹不起唐虎,便开始琢磨阴招,这个时候就是启用后台的时候了,他决定给曹太后写封信。

  左思右想,斟字酌句,提笔写信。

  他信中说:

  “太后执政功在千秋,古往今来能与太后比肩者非武曌莫属,而武曌也无法与咱家太后相提并论之处,只在于她谋求唐朝,反观咱家太后保皇之心人尽皆知,大权在握,却保赵家庙宇,兼顾母仪天下,真圣人不能为也。

  如今,大梁朝四外受敌,国祚不稳,太后为国事运筹帷幄殚精竭虑,臣马不彤感同身受痛彻心扉,决心永驻军旅为太后扫平蛮夷,赤心报国不死不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所幸仙皇保佑,太后镇国,我大梁朝兵强马壮名将辈出,所到之处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臣斗胆预测,不出十年,我大梁铁蹄必然踏平四方,天下归一,唯我大梁为正统,唯咱家太后天下至尊。

  战区,军权控政,虽然形势一片大好,可是有些将官不能做到严于律己,例如飞虎第九师中郎将级军官唐虎,他之恶行令人发指,其人作恶多端罪行累累,诸如欺男霸女之事罄竹难书。其恶行多次引起民愤,状告到我这里,为保朝廷声誉,臣多次训诫唐虎,可那唐虎不服管束,多次顶撞监军,甚至冒犯欺凌,臣劝诫第九师云麾将军唐渊制衡唐虎,可唐渊却敷衍搪塞,宁做不祥之木。

  唐虎如今之德行,与唐渊的包庇纵容有着极大关系。

  臣才疏学浅,管不得唐渊,还请太后圣裁。”

  他先歌颂曹太后的功劳,再表达自己的决心,和对未来美好的展望,最后才是诉苦和猛烈抨击中郎将级军官唐虎的累累罪行,还有唐渊对唐虎的各种袒护和放纵。

  写完草稿,再规规整整用官文楷体写一遍,有一滴墨水掉落纸上,撕了重写,直到没有瑕疵,满意为止。

  连夜送走。

  送走之后,他手持草稿,觉得写得还不错,甚是满意,可他却不知,他这封信已经埋下深远的祸根。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

  从唐渊手里连哄带骗又装疯卖傻可算弄到点钱,唐虎不辞辛苦跑到一百里外的果州城寻觅漂亮姑娘。

  其实唐虎从来不强迫民女,那些都是心怀不轨的人诬蔑造谣。

  唐虎虽然蛮横,可他出来找乐子,从来不欠账,姑娘们也都很喜欢他,乐意跟他走。

  这不,仅仅花了三十两银子,就买来两个大姑娘,姑娘们见唐虎威风凛凛,心中喜欢,从此脱离院束缚,成了别人的妾室,也算是这帮馆女们的一个归属了。平常时候她们也在做梦,梦见加入豪门,如今跟随了唐虎将军,岂不是梦想成真了。

  唐虎当天晚上又返回了军队,把两个漂亮姑娘带到唐渊面前。

  唐渊冷着个脸。

  “小凤啊,你看这两个姑娘长得如何?尤其是这个!”唐虎指着其中一个姑娘说:“你站起来,转过去,让咱们唐小凤将军看看你的股,大而圆,一定能生儿子。”

  当着女人的面,唐渊没喊出一个“滚”字,否则早就把唐虎给骂跑了。虽然兄弟感情深,可是在兄弟的女人面前,也要给兄弟留面子的。

  唐渊依然冷着个脸,看着唐虎,唐虎发觉情况不妙,带着两个女人走了。

  “哎呀,真是让他给我气死了。”唐虎走后,唐渊闷闷说了一句。

  纳兰信苦笑道:“有什么好生气的,这种事在中郎将级军官里很常见。”

  “我不是这个意思。”唐渊道:“那唐虎不爱惜身体,弄了两个妖精来,我看他又要扒一层皮了。我预测这小子的战力保持不住十年。到时候,陈豹能甩他一条街。”

  纳兰信坐了下来:“人各有志,人各有命,操心也没用。”

  这时尤姑娘擓着小筐走了进来,最近一个月没打仗,她闲来无事,采了些花,碾碎掺入面团,做些糕点。

  她出入军营,身边都有扈从跟随,负责这件事的主要是扈从队长张嘎和将军卫队校尉张努。老将张努结过一次婚,后来媳妇跟人跑了,按照《大梁律》,军人的妻子背叛丈夫要被处以极刑,张努可以把他媳妇和那个拐跑他媳妇的男人告到死,可他并没那样做,只是从此以后再也不近女色。

  张努年纪已经有些大了,他战力本来就只有六品,算不上高手,如今在唐渊这里当一名校尉,已经是破格提拔。他本出自唐氏门阀,可他这个人对门阀的概念不深,也不是唐氏家将,反而跟唐渊一样,是个泥腿子出身,年轻时候作战勇猛,身上留下不少伤疤,当时还不觉得怎么样,可是现在有了些年纪,这些病开始找上门来,一到阴天,他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其实他早就可以退役了,但是他十六岁参军,在军营里干了四十多年,除了打仗,他什么也不会,离开军营他说他就是个废物,恳求唐渊别撵他走。

  唐渊笑了说,你放心,只要你不想走,只要我还是这个部队的将领,我就在军营里给你养老送终。

  张努十分感激,扎根在唐渊的部队里,从无二心。

  “嗯,味道不错。”

  美若天仙的尤姑娘把糕点拿出来,只有一小盘,七八个方块糕,唐渊吃了一个,其它的分给屋里的人,除了纳兰信,都是一些文武秘书郎,张努和张嘎也每人吃了一个。

  张努吃完了,拍了拍手,走到唐渊身边,低声说:“到现在,你还没碰过人家?”

  “你怎么知道?”唐渊惊讶。。

  “呵,”张努慧黠一笑:“别看我婚姻不顺,可不代表我脑子不好使,有过之亲的男女,不会像你们这般注重礼仪,你们之间太客气了。怎么呢?这么好的姑娘,你也看不上?”

  唐渊摇了摇头道:“我跟那些门阀族长比不了,我做不出那么狠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