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8章 唐虎闹事
作者:蜡笔疯叔      更新:2020-08-03 13:00      字数:2129
  大家都说纳兰信是飞虎第九师的军师,他的话一出口,大家连声称赞,唐渊也觉得有点意思,于是上报帅部,征求帅部意见,署名唐渊。

  三日后,大帅张云龙回复道:“臭小子你给我老实点。”

  得,没被采纳,还被骂了一顿。

  其实被帅部拒绝,也在唐渊的预料之内,他事先就认为,通过的可能性不足两成,即便张云龙同意了,监军赵光旭也不会轻易同意,只要他不同意,这仗就打不起来。

  负责送信的冯飞马嬉皮笑脸走到李冼身边,偷偷道:“四爷,有个好玩的事,你想不想听?”

  “哦,好玩的事,那快说来听听。”

  “我这次去果州大营,听说了这么一件事,玄甲军曹豹部私下选美。”冯飞马一脸坏笑地说。

  “选美?”李冼白了冯飞马一眼:“梁军的军官藏女人的事多了,唐渊还藏着一个尤姑娘呢,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对啊,藏女人不稀奇。”

  闻言,李冼眼珠一瞪,诧异道:“曹豹喜欢男的啊?”

  “估计不是曹豹选的,听人说,这事儿是秘密进行的,可惜人多嘴杂,事不机密,被传了出来,选美男的是曹豹手下参将兼执笔秘书郎苏立。”冯飞马神秘兮兮地说:“我猜,曹豹是在给别人选。”

  “你觉得他是在给谁选?”

  “你想啊,他肯定是想讨好谁,而这个人一定是个女人。”说到这里,冯飞马不说了,一副参透天机的神秘表情看着李冼。

  李冼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郑重其事地道:“曹太后。”

  两个人满脸讥讽神色地笑了笑。

  门帘开了,恰巧唐渊走了出来,看他们两个密谋坏笑,道:“你们两个在研究什么好事呢?”

  “没什么。”李冼说。

  唐渊冷着脸看李冼,见他不想说,也不强求,便大踏步地走了,身后跟着五名扈从。

  李冼追上去,拦住张嘎问:“发生什么了,大哥怎么这幅表情?”

  “三将军闯祸了。”

  “怎么了呢?”

  “酒喝多了,在鞭打士兵。”

  李冼无语。

  三哥就这脾气,喝了酒就不是人了,欺男霸女什么事他都能干得出来。

  这唐虎,其实才二十一岁,可他皮肤黝黑,身材极雄伟,络腮胡子,豹头环眼,牛犊子般爆炸肌肉,远远看去,说他三十岁也有人信。

  这小子骨折好了,也没留下什么病根,整天呆在军队里发闷,也弄不到个女人解闷,他就那小兵撒气,喝了酒就打,打得死去活来。

  这件事传到唐渊耳朵里,唐渊怒火中烧,这不,带着人去找唐虎了。

  “住手!”

  唐渊走进唐虎营寨,喊了一声,“快把那兵放了。”

  “他犯错,怎的,我还打不得了?”唐虎耍酒疯。

  “他只要不是想当逃兵,就不至于往死里打。”唐渊坐了下来,“快把他放了。”

  “我不放,他就是想逃跑,被我逮回来,我就要打死他。”唐虎手持马鞭,举手还要打。

  唐渊使了一个眼色,扈从们把醉醺醺的唐虎拿下,按倒在地上。

  唐虎这个人是典型的没皮没脸,被按倒在地他也不觉得没面子,恳求道:“小凤啊,这都怪你啊,你说,你宁肯出钱给马不彤买姑娘,也不给我买,我不拿小兵撒气怎么着?要不,你给我也买一个像王姑娘那样的姑娘,从今以后我就不惹事了,成不?”

  唐渊眯了眯眼睛,心道:臭小子,终于说出实话了,你装疯卖傻,就是逼着我给你买姑娘。

  唐渊在心中掰着手指计算了一下,现在唐虎有一个正妻,二十多个妾,其中只有五个被他收入唐家,其余十几个这么长时间没去洛阳,估计早就跟别人跑了吧。唐虎这小子兜里存不住钱,他的母亲、妹妹、媳妇,五个妾,都是唐渊养活的。

  “你还要脸不要脸?”唐渊终于被唐虎气得骂人:“你是人吗?你简直是个禽兽啊。”

  “对,我就是禽兽。哎呀,你们松开我,怎么的,还担心我对大哥动手不成?”唐虎嚷嚷。

  张嘎瞅了唐渊一眼,见唐渊没表态,便松了手,张嘎松手,其他人也松了手,唐虎在地上一滚,便直接坐在泥地上,指着唐渊说:“你到底给不给我买?如果不给我买,我就出去抢了。”

  看着耍活宝撒赖的唐虎,唐渊真是哭笑不得,也实在是拿他没辙,唐渊叹了口气道:“当年,蜀汉也有一个三将军,姓张名飞字翼德,也有醉酒打小兵的毛病,结果后来被人挖了眼珠,割了脑袋,身首异处。”

  唐渊吓唬唐虎。

  唐虎翻了翻白眼,瞥了那被打得半死的小兵一眼:“那我就先杀了他。”

  “你给我呆着!”唐渊呵叱道:“把他送陈豹营里去吧,别留在你身边了,真是倒霉催的,你小子的脑子里除了打仗就是女人,是不是装不下别的了?”

  “你别废话,到底给不给我买?”唐虎耷拉着脑袋,闷闷道。

  “你就打算这样口气求我吗?”

  见唐渊有松口的迹象,唐虎来了精神,嬉皮笑脸道:“我就知道大哥心疼我,哎,我向你保证,只要有了姑娘,从此我都不惹事了。”

  唐渊一巴掌打在唐虎的脑袋上,扭身就走,一边走一边说:“但愿如此。”

  处理完唐虎的事,听说第五团一名都尉侵犯民女,唐渊挥袖道:“斩了。”。

  第五团首官刘潭眨巴眨巴眼睛,有话想说,又咽回去了。刘潭心里清楚,唐渊宠唐虎,不代表也宠着别人。唐虎什么战力,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人是一把双刃剑,战场上是杀敌的利刃,对敌人来说他最危险,可是不打仗的时候,唐虎就是友军最大的危险。这小子脑子一热,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而别人又惹不起他。

  打打不过,骂也骂不过,撒欢打诨他无所不能,而且还没皮没脸,当今世上他好像只在乎四个人,他娘唐刘氏,他小妹唐小米,拜把子大哥唐渊,二哥陈豹,除了这四个人,在唐虎眼里都是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