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7章 反攻计划
作者:蜡笔疯叔      更新:2020-08-03 13:00      字数:2135
  马不彤整日蔫头耷脑唉声叹气,唐渊总觉得这不是个事,万一马不彤知道了真相,那可如何是好?

  “唐虎,我给你钱,你去城里买个漂亮姑娘来,送给马不彤。”

  “我给他买姑娘?你当我有病啊?”唐虎摇头:“我才不去。”

  “你是不是拐着弯骂我?”唐渊走过去,揪住唐虎耳朵,唐虎挣脱,跑了。

  唐渊扭回头,看纳兰信。

  纳兰信是聪明人,不必说太多话。

  纳兰信站起身道:“还是我去吧,找个能说会道的,最好是咱们的暗桩才好。”

  唐渊笑了:“那可就有些难了。”

  唐渊觉得这件事很难办,随便去找一个女人,让这个女人陪另外一个男人同床共枕,回头还要对自己言听计从,不是通过严酷培养的细作,很难办到。他对此事并不抱太大希望,便让纳兰信去办了。

  其实唐渊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想弥补一下可怜巴巴的马监军。

  虽然他们两个立场不同,也时常发生矛盾冲突,可唐渊并不恨马不彤,他甚至希望马不彤永远留下,因为这家伙各方面才能都很一般,武功稀松,文才也没有多高。虽然平时爱作诗,可他的诗连唐渊都不觉得好,而且酸得要命。他这样的人如果被撵走了,太后再换来一个厉害角色,反而难办。

  ——

  至德八年,七月廿八。

  晴空万里,烧红的铁饼挂在天空,烤得人心烦,大家都躲在阴凉处避暑,只有陈豹的部队还在操练,而此时,监军马不彤却怀抱着漂亮姑娘,乐得不知南北,不问军事,还时常夸赞唐渊懂人情,夸纳兰信有眼力给他买来这样一个可心的小美人儿。

  唐渊眉头紧锁,看着面前的沙盘,沙盘上敌军的战旗明显多了。

  听闻梁军先锋部队有异动,关雄增加了汉初城的防御,此时三太保关景鸿,四太保关景城再次合作,同守汉初小城。

  这二位黄金搭档再次合作,给汉军巨大信心,同时唐渊也感受到了压力。

  “都是唐虎干的好事。”把手中各色小旗一丢,愤愤骂了一句。

  虽然现在他的部队装备好,可是面对敌军两个精甲主力师,他也觉得棘手。就好比下象棋,自己一副车马炮,而对手却两副车马炮,怎么玩?

  指望唐虎打破常规往死穴里冲,倒是有可能出现万军从中夺上将首级的精彩场面,可那样做实在是太危险,可谓是九死一生。唐虎能活这么久,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可唐渊觉得,这种奇迹不会总出现。

  “我觉得时机到了。”纳兰信道:“原地征兵,扩充军队。”

  唐渊摇了摇头:“我们的部队已经超编两千人了,马不彤不跟我们计较,已经很不错了。或许他已经把消息传递给了曹太后,可是曹太后觉得多出两千人掀不起什么风浪,所以曹太后也没跟我较真。如果我们借此机会增兵,战时没人说什么,可是战后,总会有人来跟我清算的。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原来多出的两千人也保不住。”

  纳兰信道:“多出来的人,可以藏起来。”

  “怎么藏?”

  “曹定邦能培养山匪,咱们也能。”

  唐渊摆了摆手:“曹定邦掌控荆州军政经济大权,他有钱,他可以为所欲为,可我不行啊,虽然荆国公孟昭阳那几个门面我能分到一部分钱,可也不足以支持这么大的开销。养活这超编的两千人,我已经很吃力了。”

  唐渊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在说废话,这些话纳兰信明明都是知道的,可他为什么还要说呢?

  唐渊狐疑地看着纳兰信。

  纳兰信一笑道:“咱们不回去了。”

  “你的意思是……”唐渊想了想:“抗命?”

  “不,”纳兰信道:“逼着皇帝与太后争权,我觉得皇帝太软弱了些,如果没人逼他一下,他永远也下不定决心。”

  唐渊陷入沉思,良久,沉沉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你的想法太冒险了。”

  见唐渊不同意,纳兰信起草军报,送到帅部去,跟张云龙要兵。

  张帅的回复是让韩当带领三千人来支援唐渊,给唐渊当个后队。

  “才三千人?”唐渊一愣。

  “呵呵,老帅很看得起你啊。”纳兰信道:“他认为给你增加三千人,就可以对抗关景鸿和关景城了。”

  纳兰信说风凉话,唐渊瞥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突然唐渊有了一个想法。

  “敌军不进攻,也不撤军,这是何意?我倒是听说,南晋用掐断通商的方法遏制蜀汉,可是蜀汉皇帝好像并没完全听南晋的话。我觉得他贼心不死,一定还会发起第三次汉中战争。纳兰信,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我们主动挑起第三次战争,会如何呢?”

  “疯了?”纳兰信没说话,自诩四弟的李冼却道:“我我我大哥,您您您胆子也太大了,咱们现在才六万人,敌军十二万啊。怎么打?”

  李冼平时说话不结巴,可他一着急就结巴,这次很明显是真的着急了。

  “未必不能赢。”唐渊揉了揉鼻子,指着合州地图说:“合州素有山城之名,看似易守难攻,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大山会让双方军队处于焦灼状态当中,我发现刘洵这个人很急躁,说白了,他这个人适合下全盘,却不会下残棋。而残棋状态,对我们很有利。”

  李冼坚持还说:“你这种想法要想实现,我看有些难度,白崇光号称小诸葛,有他在,不是同等兵力,很难取胜。”

  纳兰信道:“如果白崇光与刘洵不是一条心呢?”。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一条心?”李冼反问。

  “暗桩说的。”纳兰信看着合州地图,凝眉思考:“如果我们正面打,或者专攻关雄、白崇光,那么我们完全没有获胜的把握,可如果我们盯着刘洵打,或许能见到奇效。比如白崇光不去支援刘洵。你们来看合州的地图,关雄的兵在最前沿,守护汉初、新明两城,形成掎角之势,挡住我军南下。他身后是白崇光的兵,集中在合州城里,而刘洵的兵却在赤水和铜梁,看似最靠后,其实我们可以另辟蹊径,从遂州绕道,直达赤水,而此时关雄距离刘洵最远,如果白崇光不来支援,甚至阻挡关雄的支援部队,那么刘洵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