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女孩也有套路?恋爱专家教你如何追到自己喜欢的女孩

文:周甜丨授权转载自南方人物周刊(微信号:Peopleweekly)

“女孩不是追来的,是吸引过来的”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北京三里屯某个繁华街角,PUA导师Cirl正在自信满满地做演示,指导男性学员跟陌生女孩搭讪。

很多人叫他“把妹达人”,他觉得“把妹”是个贬义词,“男性社交艺术家”是他对自己的定位。身边总有人给他泼冷水,同行之间的相互攻击,来自外界的刻板印象,“很多人对我们有天生的鄙夷,不愿意客观面对这件事,要不然我们这行也不至于只能在边缘打转。”但这份工作让他找到了存在价值,而且工作时间自由灵活,收入也不错,“至少够我花。”如今他不再避讳跟人提起自己的职业,“没有犯法,没有超越道德底线,这是正大光明的一件事。”

恋爱专家都曾饱受情伤

几乎所有的PUA导师在成为恋爱达人之前都是AFC(不明白女性情感运作模式的男性),Cirl也不例外,“羞涩”“缺乏自信”是他们的共性,面对心仪的姑娘一下子就懵了,言听计从却总遭冷落,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表明心意,得到的却是“谢谢你”然后转身离开,挨了当头一棒却还一头雾水。

音乐专业出身的Cirl,大学期间为心仪女孩苦练钢琴,弹奏贝多芬C大调奏鸣曲,“谢谢你的演奏!”女孩却转向了旁边的篮球队长。为了更顺利追到喜欢的女孩,他走进魔法世界并靠此实现经济独立。在一场魔术大赛中,他第一次接触PUA文化,随后翻阅了大量此类书籍,掌握一定理论知识之后,开始疯狂实践,几乎百分之百成功率,“有一种挑战的乐趣和快感”。身边有朋友开始就“如何追女孩”这一问题向他讨教。理论功底结合实践经验,从小型的分享会开始,2011年毕业后他成了全职PUA导师。

目前中国PUA圈子里有影响的导师,大多从外国拜师后回国自立门户,而Cirl的PUA之路,完全是自我摸索,他自命“实践派”,在他看来,丰富的恋爱经验是成为一名顶级PUA的重要条件,正所谓实践出真知。Cirl的恋爱经历始于2010年,刚开始他还会数一数,后来就懒得记了,因为实在记不过来,他估摸着迄今为止谈过的恋爱不下二百次。学员选择导师时很看中这点,“这也正是PUA导师很难培养的关键所在。”

2014年,Cirl团队走进北京高校,分别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开了两场讲座。作为坏男孩学院顶级情感导师之一,Cirl团队定期在微信平台发文章分享把妹经验,同时寻找线下培训课的学员。培训班初始,好几个月只能收到一两个学员,去年开始有所好转,现在每个月他可以持续开两到三个班,每次开班人数控制在六七人内,为期半个月的培训费用一般是五千到八千。课程内容包括从形象改造到理论,最后去街头、咖啡厅、酒吧、夜店,指导学员搭讪。

初见Cirl的感觉,如果用一个词来描述,就是“精致”,发型、衬衫、腰带、配饰均衡搭配,乍一看,就像杂志封面上的男明星。“如果说社会地位是短期内无法改造的硬性价值,那么着装打扮则是短期内可以改变的软性价值。”

培训第一步就是专业的造型师对学员进行形象改造,Cirl团队从不推崇孔雀式或炫富式的把妹策略,“得体干净最重要,细节是关键”,所以兰花指、留鼻毛、长指甲被视为“致命伤”。

Cirl的生活很讲究,平常用的杯子就有十几个,白开水、咖啡、柠檬水、牛奶等都有专用杯。对他而言,这是高品质男性的生活方式,是社交谈资,也是教学中信手拈来的案例。

高材生和高富帅,爱情之路也忐忑

“有人教女生如何打扮吸引男生,怎么防范男生,但从来没有人教男生怎么谈恋爱。”高学历高智商,工作稳定待遇可观,这是Cirl遇到的典型学员,他们从小到大都是众人眼中的优等生,可是遇到追女孩的问题就傻掉了,生活看似风光,内心的郁闷只能独自消受。

金融男和IT男也是常见学员,他们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属于弱势群体。最近有个学员让Cirl印象深刻,传媒大学毕业、目前任职某杂志的记者,“经常跟各种人群打交道的记者也有人际交往的困惑?”Cirl后来发现他的问题是太过理性,全凭套路。“你教一个方法他就只会这一个,完全不懂发散思维这回事。”

“其实我的学员中富二代和高富帅也不少。一直被女人追,却追不到自己想爱的女人。”他们从来不缺约会,却依然痛苦,问题在于想找一个内外兼修的女朋友并非易事。“教男人学会爱女人,爱到想爱的女人”,这是目前Cirl教学的目标。

学员会主动说出自己的不足和希望达到的水准,很多学员甚至主动承认自己是二十几岁的处男。“为什么要学把妹?”第一节课和最后一节课,Cirl都会问这个问题。学员的初衷大致有:挽回旧爱、把曾经拒绝过他的女生追到手、想认识更多的女生、想拥有或征服更多女人,也有直接奔着ONS(一夜情)而来的。最后结课时,Cirl得到的回答基本是这样:我觉得比以前更开心了。

2014年电视剧《约会专家》一度热播。这部剧播出后,陆续有客户找上门,请Cirl为其制定约会方案,可现实中“成人之美”并不容易,“如果硬是把一个闷骚的IT宅男打造成一个浪漫幽默的文艺男,迟早会原形毕露。”让学员装成另外一个人,这是弄虚作假,他做不来,只能想办法把学员自身拥有的优点最大化,所以难度系数明显增加。

“性格温和、学识不错,不抽烟、不喝酒、不泡吧。这样的男的看起来很抢手,事实上只被划分在友谊区,领到一张‘好人卡’,幸运的话成为备胎候选人。”此类故事Cirl屡见不鲜,“要知道,好男人都很笨。”

他要做的事情,就是让这些好男孩变得幽默,会聊天,增加他们的吸引力,“女孩不是追来的,是吸引过来的。”让女孩看到他们的好,让好男孩和好女孩遇见,相爱,在一起,这让Cirl引以为傲。

恋爱专家失去爱的感受力

我去旁听了他一堂“诱惑的艺术”理论课,讲安慰性KINO(即“进挪”,指为了建立彼此间的吸引而有的身体接触)。他教给学员几个小动作,“轻轻摩擦背部”、“肩并肩且单手环抱”、“上臀轻捏”,美女助教配合他示范演绎。

他甚至推荐学员多看AV,学习片中的技巧。“这看似不道德,但实际上并不是犯法的事情,这是双方私密联系感的重要构建过程。”学员们眼神专注,时不时低头记笔记,一切就像是学校的课堂,至少也跟新东方英语培训班的气氛差不多。“这是课程体系中最尴尬的一部分,最不适合女生听的内容,我怕你听了后,会把我写成流氓,哈哈。今天我就豁出去了。”

“担心教出一群饿狼吗?”在这个行业时间长了,Cirl也开始反思道德层面的问题,“学习PUA技巧之后,是去好好谈恋爱,还是去玩弄女性情感?”Cirl坦诚他没法把控这个问题,只能适当引导,“女生是用来爱的,不是用来泡的。”在课堂上他倡导“爱原则”否定“玩原则”。

“PUA只能帮你少走弯路,以最快最恰当的方式了解女生,解决的问题是恋爱技巧,不是爱情。爱情最本质的问题是真诚和担当,这也是女人最想要的。”

PUA导师都是情场高手,如今Cirl个人情感生活几乎没有什么问题,但“太和谐了”本身就是一个问题,他发现自己渐渐失去了感受爱的能力,学员搭讪成功之后的激动和喜悦,他已经没什么感觉,他的开心在于教学经验又一次获得了认可。

我们约在咖啡馆采访,离开时我起身,“把外套穿上吧,外面冷。”我怎么会忘记穿上外套呢,他的这句提醒大可不必。“嗯,”我赶紧拿起衣服往身上套,那天里面穿了一件连帽卫衣,掏帽子的时候Cirl顺手帮了我一下,动作很娴熟,表情相当自然。“我们有这么熟吗?”我在心里暗暗叽咕,同时在那一瞬间,我产生了情绪波动,顿了一下,不过立刻就缓过神来,“好吧,PUA导师果然不一样。”这也是Cirl常常灌输给学员的观念,“只要女生有情绪波动,产生感情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女人要的并不多,爱在细节。”

PUA(pick-upartist)中文译为“搭讪艺术家”或“吸引力艺术家”。PUA源自北美和欧洲的男性情感和生活文化,起初指一群接受过系统化理论和实践约会技巧培训的男性,后来泛指具有男性魅力并懂得灵活社交的男性。目前在中国,所谓的“把妹达人”、“恋爱专家”、“约会专家”本质上都是PUA。在以北京、深圳和上海为代表的大都市,近几年陆续出现了专业PUA培训团队。

搭讪一般分3个因素:一、自身建设占60%,二、说话时的状态占20%,三、女人当天心情占20%。

Cirl观点:在大学泡妞,你千万不要在周末手捧玫瑰身穿西装在楼下等她,而是在你刚从足球或蓝球场下来身上还带有汗臭味的时候就直接去找她。

学习PUA只是能够让你从感性泡妞升级到理性泡妞,减少失败,但是不代表你就能比平常人牛逼很多。

原文标题:约会专家:我能解决的问题是恋爱技巧,不是爱情本身

文章来源:南方人物周刊,微信号:Peopleweekly

图片来源自原文

题图来源:123rf

(今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