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女性我一直很尊重,因为中国的女性是伟大的,是温柔的。我绝对不会相信,中国的女性会重蹈日韩的覆辙。但是,前两天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委屈,更让我困惑。我对中国年轻的女性的看法也似乎有了一些动摇。

超市排队结账时,我被女性侮辱,还要道歉

  我这因为疫情严重,社会面还没有封禁。超市还正常营业。但是由于本市已经出了疫情状况,可能根据疫情发展态势,随时可能封禁。所以我去购物时,超市里人特别多,我本想放弃购物回家去,可是人总得吃喝生活呀。我购买了一些东西准备结账,结账的人很多,收银台那里排了很长的队伍。排在我前边的是一位大约30岁的女性。我和她大约等待了七八分钟,还是没有轮到。我一直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基本没怎么动。前边的那位女士可能站累了,就用两支手轻扶购物者,弯下腰想放松下。如此反复了两遍,她在第二次弯腰时,屁股不小心碰到了我。她扭头看向了我,其实她只是不小心的轻微碰撞,我也用不着她道歉。她看了我一眼后,就回过头去。不到5秒,她又回头看向我,我看到她的目光,满是憎恨。之后她的话语,令我心寒!

  她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碰我屁股干嘛,真是恶心人!!"

  我被她的话震惊到了,一时呆呆的站到那里,楞了,竟然一时无言以对。

  她见我无话可说,又开始说了起来:“咱们这怎么有你这样的人,真是猥琐。”

  这时我终于回过神来,她本来是碰到我了,为何还要这般的嚣张。我当然不同意她的说辞,我说到:“是你碰到我的,你弯腰碰到我的。"

  她一听似乎更加愤怒了,她又说道:“你真是不要脸,一个大男人做了这么猥琐的事还竟然不承认。”

  此时我突然想起来了,早年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日本,在公共场所,尤其是人多的地方,男的不小心碰到了女的,是真要按性骚扰罪处罚的。此时我心里真的害怕。我开始向那女的道歉,我重复了好几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那女的依旧没有轻饶我的意思,还说要打电话给他男朋友,要治治我这种男的。这时,已经有很多人被她的这一闹腾,注意着我们了。有一位老奶奶发话了,她说:“妮儿,我一直在这小伙子的后边,看的清清楚楚,是不是他碰的你,我说不明白,但即使是他碰到了你,也是因为你弯腰了,他是不小心的。我一辈子不说瞎话,况且人家已经给你道歉了。你想咋着,要把他法办啦?派出所来了我也为这小伙子作证,小伙子不是故意的!!

  这女的听完以后,嚣张的气焰似乎一下子收敛了很多。她又小声嘟囔了一句:“都有病。”后,悻悻的结完账离开了。

超市排队结账时,我被女性侮辱,还要道歉

  事情过去了几天了,我心里仍然感到很委屈。从小到大,我这是第一次被女的这样冤枉。我上大学期间,给女生说话我脸还会红呢。我承认我看到街上漂亮窈窕的身材会多看两眼,可我绝对没有做过一次对陌生女的猥琐的事情。

  我突然想起来了,在90年代的日本,当时日本经济表面上很是繁荣,大量女性都可以就业,尤其是女大学生,甚至和男人的工作量相当,收入也一度超过男性。这就导致了日本女权思想的蠢蠢欲动。当时日本女性主张一个女孩要有四个男朋友,既跑腿男、买单男、礼物男、以及本命。而且还发展成了如果男领导给女员工发邮件,就是性骚扰。男同事多看了女同事一眼,就被定他有不好的企图。甚至在地铁上,人多拥挤时,男的不小心碰到了女的,很可能要面临牢狱之灾,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是真实发生的。以至于后来地铁上专门设了女性专用车厢。

超市排队结账时,我被女性侮辱,还要道歉

  日本的男的是怎么做的呢?他们不同于韩国男的,非常厌恶女性的这种行为,也疲于还击。在经济崩溃之前,女的仗着高收入,趾高气扬。可泡沫经济一旦崩溃,大量人开始失业,一些侥幸存活的企业,也开始优先辞退女性员工(就是故意的,终于有了正当借口,不但是因为讨厌女性的嚣张,而是女性工作从体力和能力都不行)。这时候,日本男性把疲于应对女性做的淋漓尽致,好,你们搞女权,你们搞吧,我们不管。反正我也不招惹你们,我赚的钱我自己花,我也不结婚,不找女朋友。于是真正的躺平族出现了,宅文化也开始盛行。女性终于妥协,可惜男的却不回头了。

  对于日韩女权的消亡史,改日再说。对于前两天我在超市购物时的遭遇想想实在后怕,哎,谢天谢地,我没有受到太不公平的对待。可是,我以后坚决在公共场合对女人退避三舍!!在公共资源面前,老弱病残孕我会礼让,对于正常健康的女性,对不起,我不让!!

(今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