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断的不是一段江湖一段恩怨,而是一份情,整个昊天家族我只和眼前的昊燃有交情,曾经想过,今天既然要和昊天家族动手但这个曾经的朋友我却不想动,我将毁了整个昊天家族但却想留他一条命,但这样的想法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太幼稚了,我即将杀死的人是他的妹妹,父亲,爷爷甚至是从小的玩伴,就算我想对他手下留情,但他难道不会和我拼命吗,

    昊燃握着剑,决绝的话已出口,我却并未有半分惊讶,七杀鬼刀轻轻点地,我的目光落在了站在后方的灵芊身上随后微微一笑道:“我有个要求,”

    “说,”昊燃正激发身体内的灵气,此刻战意渐渐提高,他心里明白唯有将自己的战斗力提高到极致,让自己处于最好的状态方能和我一战,

    “无论最后是我们还是你们昊天家族笑到最后,都不要祸及灵芊,她虽然嫁给了你们昊天家族,但也是我的朋友,”

    “这是自然,我也不会让自己的妻子冒险,”说话间,昊燃周身已经被磅礴的灵气环绕,身体内外透出威压的气势,眉宇之间弥漫着凶恶的光,

    “那就好,”我点上一根烟,右脚后撤半步,举起手对着昊燃招了招随后笑道,“那咱们就开始吧,”

    鬼刀刀身发出轻微的颤鸣,我抬脚向前走去,大风之中,扑满而来的是曾经的回忆,

    当年身居高位,还是二十多岁的昊燃喝着酒,苦恋高傲的灵芊而因为灵芊的一句话便来挑衅我,我和他正应了那句老话,不打不相识,当年的他和我都不是这个圈子里实力最强的人,甚至那时候的我还在为了活命而奔波,

    我们越来越接近,他已经举起了手里的长剑,七杀鬼刀也在风中吞吐阴沉的杀气,

    “嘭,”

    激烈的撞击声中,刀剑已经碰在了一起,昊燃低声咆哮起来:“恩怨也好,较量也罢,我昊燃今天绝不会输给你,”

    “胜负不光靠嘴,呵呵……”笑声中我往前踏了一步,同时穴海开始快速运转起来,大量的气压在了昊燃的身上,

    已经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极致的昊燃还是敌不过此时的我,这便是地仙之下和地仙的区别,你没迈过那道坎便永远都不明白这一上一下之间差了多少,强者便是强者,弱者便是弱者,一线之隔却似云泥之别,

    我单手握刀,另一只手背在身后,笑着一步步朝前走,昊燃双手紧握长剑,用足了全身的力量还是无法抵挡住自己身体往后退的趋势,他面色渐渐泛红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手里的长剑微微颤抖,我隐约间能感觉到长剑似乎在胆怯,在七杀鬼刀的强大压力下有了屈服的意思,

    “昊燃,你的剑已经屈服,故而,你已经败了一半,”

    “还早呢,”出生便是天之骄子的昊燃自然不会那么容易认输,身体上的灵气仿佛燃烧起来了似的,面对重压激发了他身体中的潜能,这一刻,他后退的双脚居然停住了,

    呼吸依然沉重,手臂在颤抖长剑上也感觉不到任何能与七杀鬼刀对抗的情绪,但当体内的潜能激发出来的一刻,我仿佛看见了一头从沉睡中醒来的猛虎,寄托了昊天家族希望的明日之星,在层层打压下的天才,终于爆发了,

    “我还没输,啊,”昊燃狂吼着如同疯牛般将我顶开,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将我推了出去,接着自己跌跌撞撞地倒在了地上,我退到后方,望着眼前的昊燃,虽然最后一刻爆发出了强烈的斗志和潜能,但那道他还没逾越的界线依然阻挡在我们之间,我依然是地仙依然比他高一线,

    趴在地上的昊燃不断呼吸,嘴里含糊地说着:“我还能战斗,我还能……”

    昊天家族那边并没有太多的震惊,死侍们是没有感情的,而昊天家族的高层好像料到了这一幕而没有过激的反应,这时候昊天家族的老头招了招手,身边一个死侍走了上去,附耳听了昊天家族老头的命令,接着便退了下去走到后方拿出了一个细长条的盒子,从盒子里取出来的是一支弩箭,上了镗后对方将弓弩对准了我们这边,

    我冷笑道:“怎么,这么大大方方地准备偷袭我,”

    对方死侍并没有答话,而是将弓弩举了起来,可对准的方向却不是我,而是卧在地上的昊燃,难不成是因为自家的大少爷打输了就要灭了他吗,我刚要开口询问,对方已经扣下了扳机,一发弩箭破空而来,看箭矢移动的轨迹果然是冲着昊燃来的,在箭矢落下的一刻我伸手一抓,稳稳地将箭矢捏在了手里,但偏偏在此刻箭矢碎裂一些奇异的粉末从破碎的箭矢上洒落而下,狂风吹过便将这些粉末倾覆在了我和昊燃的身上,这些粉末落在皮肤上后有一点微微刺激的感觉,有些轻轻的疼痛感但并没有造成外伤,我皱起了眉头,难道是毒粉,可穴海一运转却没有感觉到任何毒素,

    “不是毒粉,那为什么要在箭矢里装上这些粉末,”我心中疑惑,但很快答案便浮出了水面,身后卧在地上的昊燃身子颤抖了起来,双拳紧握后往地上砸,一次接着一次,砸的地面“砰砰……”直响,随后昊燃缓缓站起身来,粉末通过他的皮肤渗透进了其身体内,原本只是微微泛红的面容在此时变的如血一般,通过我的双眼能看见他身体内的灵气异常混乱,就好像变成了无序运动的分子,

    “怎么会这样,你们想杀昊燃,”我回头问道,

    昊霆用讽刺的口气说道:“大哥是我们家族的希望,我们怎么可能让大哥死呢,不过是帮了我大哥一些小忙,好让他不被你欺负,”

    “帮了他一些小忙,”我回过头,这时候的昊燃身上的灵气突然呈爆炸状地增加,伴随着灵气的提升其修为也开始突飞猛进,那条阻挡在其面前的界限终于在这一刻被突破,

    脱离了固有的修为模式,进入了地仙境界,

    “此物乃是我们昊天家族的神物,我们从小便用此物给昊燃洗身,助其筋骨皮肤气息变强,昊燃是我们家族的天才,是我们家族未来的希望,但过去的他空有那么好的天赋却从未有过称霸江湖的野心,一个男人如果没有野心就必然不会有大的成就,我曾经试过很多方法去刺激他但收效甚微,但你的出现却给了我一个希望,灵芊和他的婚事是我暗中谋划的,你和灵芊的关系我也很清楚,便借助你和灵芊刺激他,果不其然,昊燃在遇见你后发生巨大变化,开始要强开始有了变成顶尖高手的欲望,如今,他距离地仙只有一线之隔,你依然是那个能帮他突破这层障碍的人,那些粉末只是辅助,你激发了他的斗志逼出了他的潜能,我们昊天家族最年前的地仙,最有前途的继承人,终于诞生了,我还该谢谢你,巴小山,”昊天家族的老头有些得意地说道,

    终于突破界限的昊燃回过头看我,充满疯狂和斗志的眼睛深处却闪过一丝悲哀,

    “我终于到达和你一样的境界,到了这一步我才知道,那一条线的间隔有多么巨大,”他低声说道,

    我侧过身去,收起了原本对付他的时候轻蔑的面容,严肃地说道:“先要恭喜你的突破,但……你说你和我到达了一样的境界……恐怕是你想多了,”

    话音落下,穴海同时运转起来,磅礴如万海千山的气息在我身上爆炸开来,  [记住我们::]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